城市站点
> 古时的广州人不但爱喝酒,更善以花果酿酒
详细内容

古时的广州人不但爱喝酒,更善以花果酿酒

时间:2020-09-21     人气:56     来源:广州日报     作者:admin
概述:广州人自古爱喝汤,代代传为佳话;岭南先民一向爱喝酒,你是不是没听说过呢?其实,古时的广州人不但爱喝酒,更善以花果酿酒,早在汉代,以梅花酿成的“梅香酌”就已扬名长安城......
花果四季鲜美芬芳 百姓酿酒各有绝招 岭南佳酿闻名中原

  广州人自古爱喝汤,代代传为佳话;岭南先民一向爱喝酒,你是不是没听说过呢?其实,古时的广州人不但爱喝酒,更善以花果酿酒,早在汉代,以梅花酿成的“梅香酌”就已扬名长安城;到了唐代,香气四溢的岭南“女儿红”也被写进史籍;罗浮春、荔枝烧、龙江烧、梅花酌、蒲桃春、素馨露、荼蘼露、万户春、百花酒、桂酒……一个个美丽的名字,述说着岭南四季鲜美芬芳的花果与佳酿之间持续千年的缘分。  

这幅古画描绘了清代广州酿酒作坊的工人在蒸酒的情景。
 

收集露水,用以酿酒,味道醇香浓烈。 

  花果无不可酿酒 

  高手自古在民间 

  广州人爱喝汤,千古传为佳话;岭南先民爱喝酒,你就不一定知道了。不过,我们的先人好喝酒,可是写在史籍里的。“南海多美酒”,是西晋才子嵇含在《南方草木状》里的评论;“广州人多好酒,生酒行两面罗列,皆是女士招呼”,是唐代诗人刘恂在《岭表录异》里的记述;广东“终年花果鲜美芬芳,人民饶裕,户户为酒,争以奇异相高”,是清初大儒屈大均写给家乡的情话。总之,“善酿酒,爱喝酒”是岭南人千年挥之不去的标签。 

  古时岭南佳酿 

  名单可列一长串 

  岭南先民好喝酒,有其历史原因。基于利润之高,且兼顾社会风气的关系,古时历代封建王朝多对酒类实行专卖,只许官家酿酒卖酒,民间禁止私酿。不过,岭南自古被视为瘴疠之地,酒能驱疫,故而历代朝廷额外“开恩”,允许百姓酿酒。话说“高手在民间”,岭南家家户户可以酿酒,自然佳酿频出。若我们用心数一数典籍里的岭南佳酿:罗浮春、荔枝烧、龙江烧、梅花酌、蒲桃春、素馨露、荼蘼露、万户春、百花酒、桂酒……真可以列出一长串呢,先民之好酒,还用多举证吗? 

  芬芳四溢荔枝烧 

  入列唐代酒中精品 

  我们上面所说的岭南佳酿,多与花有关。生活在这座千年花城,人们种花赏花不稀奇,吃花饮花才叫真爱。那一份对鲜花的爱,穿过五脏六腑,直到骨头里。用屈老夫子的话来说,粤中“花木多秉阳明之德,色多大红,气多香”,有补血益气之效,所以“无不可以为酒者”。在这一点上,屈老夫子倒是一点没吹牛,据典籍记载,岭南先民酿制的杨梅酒,早在汉代,早已扬名长安城;而蕴含荔枝芬芳的荔枝烧,更是唐代酒中精品;至于我最喜欢的宋代才子苏东坡,被贬岭南后,很快爱屋及乌,照着岭南父老的样儿学酿酒,还写下了《桂酒赋》《东坡酒经》等名篇。“岭南花酿”传承千年的故事若要找代言人,请他出镜准没错。(注:本文参考了《汉唐时期岭南的植物资源及其利用》等资料。) 

  汉代 

  古法杨梅酒 扬名长安城 

  岭南先民酿酒具体起于何时,谁也说不来,但这里气候常年温暖湿润,林子里的果子掉在地上,与无处不在的酵母菌“碰上头”,过几天自然有了酒味。这个现象一定给了先民相当大的启发,故而他们最初的酿酒方式,完全是“老天爷赏饭吃”。 

  据史籍记载,汉代岭南先民善于割取椰子花浆酿酒,办法很简单,先用木棒等硬物敲花,花朵受创后,大量汁液聚于创伤处,然后,人们把花切开,将竹筒悬挂在花下,椰子花的汁液慢慢流入竹筒,集满一筒后,盖上盖子、密封好,等上三五天,椰子花汁就成了酒,绝对原生态,香甜又好喝,劲儿还挺大,用古籍里的话来说,是“亦醉人也”。 

  除了用椰子花汁酿酒,汉代岭南的杨梅酒也很有名。彼时岭南多梅花,南越王宫署出土的10万粒植物种子遗存中,就有杨梅,先民也很早就学会了用杨梅酿酒。西汉著名才子东方朔写下一篇妙文,为岭南的杨梅酒点赞。他笔下的岭南杨梅“大如杯碗,味如崖蜜(注:山崖间野蜂酿造的蜜)”,以此酿酒,“号梅香酌,非贵人重客不得饮之”,梅香酌之名着实风雅,而它的名字能被住在西北都城里的东方朔知晓,一定也已扬名长安城。 

  唐代 

  夜市卖美酒 女士来招呼 

  若要领略岭南先民的豪饮之风,最好还是回到盛唐年间去看看。我们以前说过,彼时的广州城,沿着城墙绕一圈,不过2.5公里,北城墙刚到今越华路一线,南城墙在今西湖路以北一线,西城墙位于大马站一带,东城墙则立于今长塘街,城墙虽是由土夯成(广州到宋代才有砖砌城墙),但建筑得十分坚实,颇有几分威严气象。今日的中山四路,是当时城内东西向的主干道,两边鳞次栉比,尽是商铺邸肆,其中也有不少酒店,用《岭表录异》里的话来说,就是“生酒行两两罗列,皆是女士招呼”,用女招待招揽生意,在风气开放的大唐,算不得什么新鲜事,否则就不会有“胡姬年十五,春日独当炉”的诗句了,不过,南越少女的美丽,与西域少女又是不同,连长安城中都流传着“越女肤如凝脂”的说法,其娇俏动人的姿态,也常被写进当时的诗歌中。 

  酒行在街道两旁罗列,肚大口小的酒盎就放在店门口,酒盎盖子上放着一个白色的敞口陶碗(称瓯)。岭南气候和暖,先民以花果酿酒并不费劲,故而酒价也很便宜,一瓯不过三文钱。有人口袋里没钱,又想来一碗尝尝,老婆娘也不会拦阻,顶多在旁边嘲笑几句就算了;有人喝多了,醉倒在酒盎边,大家也见怪不怪;还有人瞄准了机会,跑到这里来卖烤生蚝。不过,那时的烤生蚝做法与现在略有不同,先民把生蚝烤熟后,再一点点把蚝肉剔出来,放在小竹筐里,沿街售卖。人们一边痛饮蒲桃春、荔枝烧、素馨露……一边大叹烤生蚝,真是不亦快哉。“蛮声喧夜市,海色浸潮台”是唐代诗人张籍对当年广州夜市的生动描述,他没有告诉我们的,这个热闹喧哗的夜市笼罩着浓浓的花酒与果酒香。 

  秘制女儿红 藏在水中央 

  说起女儿红,我们总会将它与杏花春雨的江南联系在一起,其实,古代岭南也是有女儿红的。据史籍记载,千多年前的广州城里城外,生了女儿的人家,女儿刚长到四五岁的时候,就开始忙着酿酒了。至于酿酒的原料,各家有各家的招数,反正广州终年“花果鲜美芬芳”,“无一不可以酿酒”,酿酒的时间多选在冬天,待美酒酿成,装进酒盎,密密封口。冬天是枯水季节,酿酒的人家把一个个酒盎放在枯了水的池塘底,待春天水涨时,一盎盎美酒就“乖乖”藏到了水下。 

  它们要在水下待好多年,直到家里的姑娘长大嫁人的时候,主人才会把它们从水下搬出来,用来在婚宴上招待客人。多年的水下封存减少了挥发,酒盎一打开,香气扑鼻,人还没喝酒已醉了。以花酿酒,以水存酒,以此作为对出嫁女儿最好的祝福,这样的故事若能续写下来,该有多好。

  文/记者 王月华   图/fotoe 


(声明:凡转载文章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谢谢!)
  • 唐代初年马球从西域传入 持续两百多年深受喜爱

      说起马球运动,未必人人关心,但提起“polo”衫,很多年轻人衣柜里都有两件。其实,“polo”二字就是马球的洋名,所谓“polo”衫,原意就是打马球的球服。据史料记载,19世纪初,英国人在印度东北部的阿萨姆邦发现了这项运动后,将其带回英国。至今,马球仍是西欧王室乃至精英阶层的心头好,我们也常在电视上看到各界名流骑着骏马,疾驰冲杀、挥杆进球的英姿;随着经济水平的提高,国内的马球运动也渐渐发展开来。

    这幅画作描绘了古人进行马球赛的激烈场面。 

    唐代彩绘打马球俑 
      马球这项运动看起来很时尚、很有品位,其实,如果咱们回到一千多年前的广州城,想看场马球赛,并不是什么难事,只不过名字有点不同,现在叫“马球”,那时叫“击鞫”(与蹴鞫可是两码事)。据许多历史学者的研究,唐代初年,马球运动从西域传入国内,其激烈的对抗性深得唐人喜爱,唐朝历任皇帝中,有不少马球迷,有的以练兵为由,在各地军队中普及马球运动,甚至还把马球水平作为选拔高级将帅的标准。由皇帝出任代言人,马球运动持续两百多年长盛不衰,成为名副其实的“国民运动”。 
      广州当时是东方第一大港,聚集了不少波斯商人,马球运动有更深厚的民间基础。至少在官方文献的记载里,地方大员遇有重大节日,常会举办马球赛,提振士气,活跃气氛;军队将领则把马球作为练兵利器……大唐年间流行的“国民运动”,在今天仍然很时髦,倒给了我们解读历史的另一个视角。 
      大唐广州马球赛 
      最火要属“都府街” 
      如今深受欧洲精英阶层青睐的马球运动,早在唐代就已风靡全国,可不是我信口开河,而是有大量史料确证的事实,倘若你不信,咱就一起钻进故纸堆翻一翻,或者我给你读上几十首描绘各地马球赛事之激烈的唐诗也行。不过,只怕我还没读完,你就已经昏昏欲睡了,倒不如咱们一起穿越回盛唐的广州城一探究竟。 
      想要在盛唐广州城里看到最精彩的马球赛,一定要选好穿越点。虽说马球场不少见,但真正精彩的赛事,还得到都督府附近去看。你问都督府在哪儿,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咱们从北京路北端的财厅前出发,走几步,拐入广仁路,再拐入正南路,走到越秀区中医院旁,就到了我们这次的“穿越点”——都府街了。 
      不要小看这条市井小巷,一千多年前,这里可是岭南道的最高权力机构——岭南道署之所在,岭南道管辖着今天的福建、广东全部,广西大部,云南东北部和越南北部地区,全道最高军政长官时称广州都督,故而岭南道署又称“都督府”,今日都府街之地名,正由这一段历史而来。 
      闲言少叙,咱们赶紧穿越过去看看吧。要说咱们运气真好,正好落脚在都督府里的马球场边上。且看这座马球场,长两百多米,宽50多米。比我们在电视上看到的现代马球场略小了一点,但也颇有气势。马球场三面都筑有矮墙,正面的豪华凉亭则是观赛的看台。球场两边有两个球门,每个球门的两根门柱也是雕梁画彩,开赛的时候,两队勇士骑着骏马飞驰,谁把滴溜溜转的马球一杆打进球门,谁就能赢得欢呼。 
      这个马球场可以说是广州都督最上心的地方之一了,要知道,唐朝立国近300年,自从马球自唐朝初年从西域传入后,历任皇帝大多喜欢打马球,到了唐代晚期,马球水平甚至成了选拔地方大员的标准之一,倘若地方官不细心呵护球场,皇帝知道了,还要怪罪呢。正是由于皇帝不遗余力当代言人,马球才成了名副其实的大唐国民运动。你说,广州都督能不细心呵护这个球场吗?看这地面,夯得多平整坚实。对了,咱们还是悄悄躲到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去,要不,万一过会儿要打比赛,都督带着幕僚来观赛,看见咱们这两个一点礼数都不懂的闲人,打一顿板子轰出去,那就亏大了。 
      “回到”大唐 “现场”观赛 
      鼓点声声马蹄急 
      挥杆击球如摘星 
      运气来了挡都挡不住,咱们刚找了个角落躲起来,就听到了马蹄声。一会儿,这里就要有一场激烈的比赛。 
      马球拳头大 被比作“流星” 
      再过一会,乐队到场,都督在看台上坐定,在激烈的鼓点中,两队人马入场了。这两队人马是都督麾下的勇士,身着黄红两色短袍、紧身裤,手持球杆,脚踩战靴,胯下的骏马体态敏捷,一看就是久经沙场的。岭南天气炎热,不适合养马,本地出的马匹体态矮小,运运货没问题,打比赛就有点悬。但是,作为东方第一外贸大港,广州经济实力雄厚,作为最高长官的广州都督,如果不养上一大群善于奔跑的骏马,不好好在马球运动上下一点功夫,面子往哪儿搁?再说了,打马球并非纯粹是娱乐,更多是练兵的需要,唐玄宗曾亲自下令在军中推广,搞好马球训练,提高将士马球水平,也是地方官的责任。 
      入场仪式上繁缛的礼节,咱就不多提了,以免口水多过茶,单看一看已被放在场地中央的马球吧,只见它不过拳头大小(跟现在的马球差不多),表面涂上了一层彩漆,很抓眼球。其实,这马球里头是木头,外面裹一层皮革,之所以涂成彩色,是为了让球手们骑马飞驰时,能迅速发现。唐代的诗人多喜欢把马球比作“流星”,从这个称呼里,我们也可以知道比赛有多激烈。 
      入场仪式结束,比赛正式开始。幸好两队人马穿着黄红两色球服,我们才分得清,这次一共有20个勇士在赛场搏杀,每队各10人。与现代马球赛每队固定四人的规则不同,唐朝的马球赛没有严格的人数限制,多的每队十几人,少的每队四五人,都没有问题。 
      对抗激烈 尽显生命热情 
      这次上场的20个勇士,个个球艺高超,一匹匹骏马从眼前飞过,晃得人眼都花,黄队球员抢到了第一杆,他球杆一挥,马球像流星一样划过球场上空,多个勇士向着球落的方向疾驰而去,红队一名球员驾驭着骏马巧妙地左右穿梭,突破对手的冲撞,挥杆接住球后,一记长传,传给了二十米之外的队友,队员严阵以待,反手一击,直接射门。就这样,红队突破开场时的不利局面,拔得了头筹。唐朝的马球赛采用“计筹制”,每进一球算一筹,哪个队先夺得20筹,就算胜利。红队拔得头筹之时,全场鼓点如惊雷响起,观赛兵士的唱好声震得地动山摇。 
      这场激烈的马球比赛一打就是两个多小时,鼓声、马蹄声、叫好声,几乎要把人的耳朵都震聋了,最终红队险胜。现场比赛中断了好几次,因为勇士们打一会儿比赛,浑身上下就像从水里捞出来一样,必须换一身衣裳,才能接着打;一匹匹骏马也是竭尽全力,鼻子里喷出一团团热气。 
      在马球场上,竞技激烈的时候,人从马上摔下来,或者骏马失足跌倒,连人带马被踩伤踏残,都不算意外。可就算有这样的风险,大家还是非常喜欢这一从西域流传过来的运动,迷恋进球一霎那生命活力的绽放。唐人特有的勇猛与热情的确令人钦佩,难怪今天中国人在海外聚居的地方都要叫“唐人街”呢。其实,大唐广州城里,不仅军人爱打马球,蕃坊里的外商闲来也会挥两杆。既然穿越过来了,咱们索性都去看一看,若有新鲜发现,下回再说吧。 
      (注:本文参考了《唐代马球之研究:基于现代马球视角之对比分析与思考》《中国马球史》等资料。)

      文/记者 王月华 图/fotoe 

    阅读全文
  • 出了地铁站后,市民搭乘公交更方便。记者了解到,2020年以来,广州累计新开优化22条公交线路,完成16个地铁出入口和11个地铁站点公交接驳线路的优化调整,目前,地铁站点200米范围内公交衔接率达到99.1%,91.5%的地铁站点接驳公交末班车延长至22:00以后。9月,交通运输部、公安部、国管局、中华全国总工会联合组织开展2020年“绿色出行宣传月和公交出行宣传周”活动,其中9月21日至9月27日为公交出行宣传周,活动主题为“践行绿色出行、建设美丽中国”。今年以来,广州市持续优化城市交通出行结构,大力发展城市公共交通等绿色出行方式,进一步提升全市绿色出行水平。

    广州大力发展城市公共交通等绿色出行方式

    提升城市绿色出行水平体现在多个方面。9月20日,广州地铁线网总客流量为721.8万人次。作为市民主要的交通出行工具,广州持续推进轨道交通建设。其中,加快推进轨道交通十一号线、十八号线、二十二号线等12条(段)、308公里地铁新线建设。并且,今年7月,黄埔有轨电车1号线永顺大道示范段开通试运营,成为黄埔区首条有轨电车线路。目前,全市城市轨道交通运营线路16条,运营里程超过530公里,已实现“区区通地铁”。2020年底还将新开通地铁八号线北延段(文化公园至滘心段),新增运营里程16.3公里,更好满足全市居民的出行需求。同时,有效提升公交地铁接驳覆盖,实现了“空间+时间”的全方位提升。

    疫情期间,定制公交进入越来越多人的视线,而便民车也为解决街坊“最后一公里”的问题提供便利。广州逐渐完善多层次公交服务体系。2020年,广州积极推广定制公交服务,结合疫情防控需求积极开行复工复产复学专线,累计开行如约巴士线路1025条,累计服务超250万人次,持续为市民提供一人一座、按需定制、快速直达的出行服务;并且,广州创新试点市场化运作的便民车服务,已累计开行37条便民服务车线路,与常规公交服务体系共同为市民打通出行的“最后一公里”。

    同时,记者了解到,广州基本实现公交电动化,绿色出行环境日趋向好。目前,广州市累计推广和应用纯电动公交车11394辆,建成公交专用充电桩5276个。在2019年C40大会上,广州市因成功发展和推广纯电动公交车项目获得城市“绿色技术”奖。

    交通出行在推动“绿色”发展的同时,保持“智慧”创新。2020年,广州市创新打造全国首条5G快速公交智能调度试点线,实现车辆智能排班,全景视频监控以及安全驾驶预警等功能,有效推动绿色智慧公交创新发展;在天河北路—体育东路路口试点“智慧斑马线”灯带,在夜晚能够清晰提醒行人及过往车辆文明礼让,安全驾驶,提高路口交通安全性,为市民营造更安全有序的道路交通环境;积极推广信息化出行服务,全市公共交通已全部实现全国交通一卡通、二维码扫码支付、闪付、云支付,“广州交通·行讯通”APP和小程序总用户量已达900万以上。广州智慧交通不断创新升级。

    组织公交开放日等活动,引导市民积极参与城市公共交通发展

    据悉,在2020年“绿色出行宣传月和公交出行宣传周”活动期间,市交通运输部门将会同广州地铁集团、市公交集团等单位在全市范围内开展宣传倡导工作,向广大市民传递绿色出行理念。

    其中,通过地铁站台和公交候车亭灯箱、客运站场电子屏以及微信、微博等渠道,宣传绿色出行宣传月和公交出行宣传周活动,并联合互联网企业开展发放出行礼包、优惠出行周卡等;举办主题公益展览,充分展示城市文化发展历史,大力宣传绿色、文明出行理念,引导社会公众积极、文明地选择绿色、低碳出行。并且,组织志愿者在枢纽站场、地铁站分发宣传活动海报、进行站台乘车秩序维护、换乘疏导与咨询、老幼病弱乘车帮扶等活动,营造良好公共交通出行氛围。

    同时,组织公交开放日、友爱进社区、地铁下午茶等活动,邀请市民走进公交、地铁企业,参观体验企业生产的各个环节等,并积极听取市民对城市公共交通相关意见和建议,引导社会公众积极参与城市公共交通发展。以及开展“面对面”咨询活动。通过走进校园、在公交、地铁站点以及客运站场摆设摊位等方式,广泛收集社会公众对城市公共交通发展相关意见和建议,为下一步完善和提升公共交通服务提供支撑。此外,通过座谈会、表彰会等多种形式,组织慰问一线交通职工代表,关爱职工身心健康,营造尊重司乘人员良好氛围。

    绿色出行发展需要大家共同努力,在此,市交通运输部门呼吁全社会一起加入2020年绿色出行宣传月和公交出行宣传周的队伍,优先选择公共交通、自行车、步行等出行方式,严格遵守交通规则,做到规范驾驶、文明乘车,共同营造绿色、安全、文明、有序的交通环境。

    广州日报全媒体文字记者卢梦谦 通讯员交通宣

    广州日报全媒体图片记者高鹤涛

    阅读全文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