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站点
> 大唐广州马球赛 最火要属“都府街”
详细内容

大唐广州马球赛 最火要属“都府街”

时间:2020-09-21     人气:35     来源:广州日报     作者:admin
概述:说起马球运动,未必人人关心,但提起“polo”衫,很多年轻人衣柜里都有两件。其实,“polo”二字就是马球的洋名,所谓“polo”衫,原意就是打马球的球服。......
唐代初年马球从西域传入 持续两百多年深受喜爱

  说起马球运动,未必人人关心,但提起“polo”衫,很多年轻人衣柜里都有两件。其实,“polo”二字就是马球的洋名,所谓“polo”衫,原意就是打马球的球服。据史料记载,19世纪初,英国人在印度东北部的阿萨姆邦发现了这项运动后,将其带回英国。至今,马球仍是西欧王室乃至精英阶层的心头好,我们也常在电视上看到各界名流骑着骏马,疾驰冲杀、挥杆进球的英姿;随着经济水平的提高,国内的马球运动也渐渐发展开来。

这幅画作描绘了古人进行马球赛的激烈场面。 

唐代彩绘打马球俑 
  马球这项运动看起来很时尚、很有品位,其实,如果咱们回到一千多年前的广州城,想看场马球赛,并不是什么难事,只不过名字有点不同,现在叫“马球”,那时叫“击鞫”(与蹴鞫可是两码事)。据许多历史学者的研究,唐代初年,马球运动从西域传入国内,其激烈的对抗性深得唐人喜爱,唐朝历任皇帝中,有不少马球迷,有的以练兵为由,在各地军队中普及马球运动,甚至还把马球水平作为选拔高级将帅的标准。由皇帝出任代言人,马球运动持续两百多年长盛不衰,成为名副其实的“国民运动”。 
  广州当时是东方第一大港,聚集了不少波斯商人,马球运动有更深厚的民间基础。至少在官方文献的记载里,地方大员遇有重大节日,常会举办马球赛,提振士气,活跃气氛;军队将领则把马球作为练兵利器……大唐年间流行的“国民运动”,在今天仍然很时髦,倒给了我们解读历史的另一个视角。 
  大唐广州马球赛 
  最火要属“都府街” 
  如今深受欧洲精英阶层青睐的马球运动,早在唐代就已风靡全国,可不是我信口开河,而是有大量史料确证的事实,倘若你不信,咱就一起钻进故纸堆翻一翻,或者我给你读上几十首描绘各地马球赛事之激烈的唐诗也行。不过,只怕我还没读完,你就已经昏昏欲睡了,倒不如咱们一起穿越回盛唐的广州城一探究竟。 
  想要在盛唐广州城里看到最精彩的马球赛,一定要选好穿越点。虽说马球场不少见,但真正精彩的赛事,还得到都督府附近去看。你问都督府在哪儿,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咱们从北京路北端的财厅前出发,走几步,拐入广仁路,再拐入正南路,走到越秀区中医院旁,就到了我们这次的“穿越点”——都府街了。 
  不要小看这条市井小巷,一千多年前,这里可是岭南道的最高权力机构——岭南道署之所在,岭南道管辖着今天的福建、广东全部,广西大部,云南东北部和越南北部地区,全道最高军政长官时称广州都督,故而岭南道署又称“都督府”,今日都府街之地名,正由这一段历史而来。 
  闲言少叙,咱们赶紧穿越过去看看吧。要说咱们运气真好,正好落脚在都督府里的马球场边上。且看这座马球场,长两百多米,宽50多米。比我们在电视上看到的现代马球场略小了一点,但也颇有气势。马球场三面都筑有矮墙,正面的豪华凉亭则是观赛的看台。球场两边有两个球门,每个球门的两根门柱也是雕梁画彩,开赛的时候,两队勇士骑着骏马飞驰,谁把滴溜溜转的马球一杆打进球门,谁就能赢得欢呼。 
  这个马球场可以说是广州都督最上心的地方之一了,要知道,唐朝立国近300年,自从马球自唐朝初年从西域传入后,历任皇帝大多喜欢打马球,到了唐代晚期,马球水平甚至成了选拔地方大员的标准之一,倘若地方官不细心呵护球场,皇帝知道了,还要怪罪呢。正是由于皇帝不遗余力当代言人,马球才成了名副其实的大唐国民运动。你说,广州都督能不细心呵护这个球场吗?看这地面,夯得多平整坚实。对了,咱们还是悄悄躲到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去,要不,万一过会儿要打比赛,都督带着幕僚来观赛,看见咱们这两个一点礼数都不懂的闲人,打一顿板子轰出去,那就亏大了。 
  “回到”大唐 “现场”观赛 
  鼓点声声马蹄急 
  挥杆击球如摘星 
  运气来了挡都挡不住,咱们刚找了个角落躲起来,就听到了马蹄声。一会儿,这里就要有一场激烈的比赛。 
  马球拳头大 被比作“流星” 
  再过一会,乐队到场,都督在看台上坐定,在激烈的鼓点中,两队人马入场了。这两队人马是都督麾下的勇士,身着黄红两色短袍、紧身裤,手持球杆,脚踩战靴,胯下的骏马体态敏捷,一看就是久经沙场的。岭南天气炎热,不适合养马,本地出的马匹体态矮小,运运货没问题,打比赛就有点悬。但是,作为东方第一外贸大港,广州经济实力雄厚,作为最高长官的广州都督,如果不养上一大群善于奔跑的骏马,不好好在马球运动上下一点功夫,面子往哪儿搁?再说了,打马球并非纯粹是娱乐,更多是练兵的需要,唐玄宗曾亲自下令在军中推广,搞好马球训练,提高将士马球水平,也是地方官的责任。 
  入场仪式上繁缛的礼节,咱就不多提了,以免口水多过茶,单看一看已被放在场地中央的马球吧,只见它不过拳头大小(跟现在的马球差不多),表面涂上了一层彩漆,很抓眼球。其实,这马球里头是木头,外面裹一层皮革,之所以涂成彩色,是为了让球手们骑马飞驰时,能迅速发现。唐代的诗人多喜欢把马球比作“流星”,从这个称呼里,我们也可以知道比赛有多激烈。 
  入场仪式结束,比赛正式开始。幸好两队人马穿着黄红两色球服,我们才分得清,这次一共有20个勇士在赛场搏杀,每队各10人。与现代马球赛每队固定四人的规则不同,唐朝的马球赛没有严格的人数限制,多的每队十几人,少的每队四五人,都没有问题。 
  对抗激烈 尽显生命热情 
  这次上场的20个勇士,个个球艺高超,一匹匹骏马从眼前飞过,晃得人眼都花,黄队球员抢到了第一杆,他球杆一挥,马球像流星一样划过球场上空,多个勇士向着球落的方向疾驰而去,红队一名球员驾驭着骏马巧妙地左右穿梭,突破对手的冲撞,挥杆接住球后,一记长传,传给了二十米之外的队友,队员严阵以待,反手一击,直接射门。就这样,红队突破开场时的不利局面,拔得了头筹。唐朝的马球赛采用“计筹制”,每进一球算一筹,哪个队先夺得20筹,就算胜利。红队拔得头筹之时,全场鼓点如惊雷响起,观赛兵士的唱好声震得地动山摇。 
  这场激烈的马球比赛一打就是两个多小时,鼓声、马蹄声、叫好声,几乎要把人的耳朵都震聋了,最终红队险胜。现场比赛中断了好几次,因为勇士们打一会儿比赛,浑身上下就像从水里捞出来一样,必须换一身衣裳,才能接着打;一匹匹骏马也是竭尽全力,鼻子里喷出一团团热气。 
  在马球场上,竞技激烈的时候,人从马上摔下来,或者骏马失足跌倒,连人带马被踩伤踏残,都不算意外。可就算有这样的风险,大家还是非常喜欢这一从西域流传过来的运动,迷恋进球一霎那生命活力的绽放。唐人特有的勇猛与热情的确令人钦佩,难怪今天中国人在海外聚居的地方都要叫“唐人街”呢。其实,大唐广州城里,不仅军人爱打马球,蕃坊里的外商闲来也会挥两杆。既然穿越过来了,咱们索性都去看一看,若有新鲜发现,下回再说吧。 
  (注:本文参考了《唐代马球之研究:基于现代马球视角之对比分析与思考》《中国马球史》等资料。)

  文/记者 王月华 图/fotoe 

(声明:凡转载文章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谢谢!)
  • “亚洲棉” 两千年前经海路传至岭南 宋代广州出现棉织工坊 元初“北上”普及

      “朝拥坐至暮,夜覆眠达晨。谁知严冬月,肢体暖如春。”这是唐代诗人白居易《新制布裘诗》中的几句。诗人倾情赞美的对象是在今人眼里十分平常的棉被,身居高位的白老爷子,居然因为“一觉醒来,脚丫还是暖的”而惊喜不已,难免让人感慨古人生活的不易。据学界研究,作为舶来物种的“亚洲棉”(今天广泛种植的棉花原产地在美洲,与“亚洲棉”有所不同),早在秦汉年间就已在南粤“安家”,但直到宋末元初,随着棉纺技术的进步,才渐渐“北上”,使越来越多的普通人享受到“暖暖和和睡到天明”的舒适。  

    古代画家笔下的亚洲棉。 

      南宋广州旅店 棉被最讨欢心 

      让我们根据从故纸堆中“刨”出来的史实发挥一下想象力,假如咱俩生活在南宋末年的一个中原城市,平日里做做小生意,一个偶然的机会,受隔壁富商王老五雇佣,帮他运货,在冬日一起南下广州,住进城外大通镇的一家中档旅店。猜一下,这个旅店里最讨咱俩欢心的会是啥?说起来,你一定会大吃一惊。不是门外错落有致的花园,不是优雅的字画与瓶花,甚至不是留下了不少名人墨宝的墙上“朋友圈”(注:宋代的旅店,为了招徕客人,大多会提供一块大大的墙壁,供客人在上面写诗作文,互相唱和,称之为“诗壁”),而是客房里那一床温暖的棉被。这床被子看上去一色白,摸上去又软又暖,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做的,夜里盖在身上睡觉,第二天一早醒来,还是暖洋洋的,比家里用芦絮、草絮填充的衾褥真是好太多了,如果不是王老五催着干活,真是一点不想起床。整个旅店,就数这床被子最抓人眼球,这样的好东西,来上一打都不嫌多。 

      乍一读这个想象出来的场景,你会不会从鼻子里哼一声:“净瞎扯,不就是一床棉被吗,至于这么让人一惊一乍吗?”嘿,认真翻翻故纸堆,你就知道了,虽说,据学界研究,早在两千多年前,原生于印度次大陆的“亚洲棉”的种子就“搭乘”商船,顺着“海上丝路”,在岭南“安了家”;但直到宋末元初,它们一直没多少机会“北上”,个中原因,我们后文再细说。反正,在长江流域乃至中原地区,直到宋代,是不太可能见到棉花种植的,棉被、棉袄更十分稀罕。富人穿丝绸,穷人穿麻衣,这是常态,御寒的被子,富人有兽皮、羽绒被、丝絮被等多种选择,像想象中的咱俩这种小生意人,收入刚够一家糊口,就只能往麻布里塞上芦絮、杨絮乃至零碎旧布头,来当被子盖了。 

      麻布套里填草絮 穷人过冬真不易 

      别说一般的小生意人,连比一般人提早几百年享受到棉被温暖的唐代诗人白居易,还专门写了首“棉被赞美诗”,其中有“朝拥坐至暮,夜覆眠达晨。谁知严冬月,肢体暖如春”的句子。一觉醒来,脚丫子还是暖的,这事居然让一代文豪惊喜不已,以至写诗庆贺,让人禁不住感叹古人生活的不易。 

      白居易身为高官,有机会提前享受棉被,一般人就没这个福气了。翻翻诗圣杜甫写下的《茅屋为秋风所破歌》里的句子:“布衾多年冷似铁,娇儿恶卧踏里裂”,“布衾”就是填充了杨絮、芦絮的麻布被,盖了多年,已经像铁一样冷了。杜甫虽说远不如白居易幸运,但比一般老百姓还是要过得好很多,都只能年复一年忍耐“冷似铁”的破被子,一般老百姓的冬天有多么难过,也不难想象。事实上,穷人穿纸衣、盖纸被的记载在宋代文献中并不少见。宋末元初,随着棉纺工艺的进步,顺着海上丝路“远航”而来的棉花从南粤渐渐 “北上”,穷人也能慢慢穿上棉袄,盖上棉被,还真是得到了不小的“福利”。 

      棉种海上来 岭南初安家 

      说到这儿,要插一句,如果你恰巧在田野里看到过棉花,那我可得提醒你,现在广为种植的棉花是从美洲引进的,又叫“新世界棉”,据学界研究,是一百多年前才引种到中国的;另据学界研究,两千多年前“搭船”在岭南登陆的棉花则原产于印度次大陆,故而称为“亚洲棉”,又叫“旧世界棉”。“亚洲棉”与“美洲棉”的区别,若去请教一个植物学家,“二倍体”“四倍体”等一堆专业术语一定会听得我们打瞌睡,此刻,我们只要知道,古代舶来棉花跟现在的有所不同,就行了。 

      “亚洲棉”早在两千多年前就已“登陆”岭南,但直到南宋末年,才渐渐向江南以及中原地区普及。棉花“北上”之旅如此缓慢,究其原因,还是因为当时的棉纺技术停滞不前,光用手工为棉花去籽,就得把人累个半死,接着,还得拿一个比拳头大不了多少的小竹弓把棉花弹松,才能做被絮,至于织布,用的也是小纺锤、小纺车,再勤劳的女子苦干一天,也织不了多少布。 

      虽说中国丝织业与麻织业自古发达,但棉花与丝麻的“脾气”完全不同,现成工具用不上,只能干瞪眼。“亚洲棉”的“颜值”又不高,“伺候”起来又如此费劲,推广困难就在情理之中。 

      不过,在难以驯服的外表下,“亚洲棉”有着一颗温暖如春的心,南粤百姓对它情有独钟。根据南宋年间的地方文献,种植“亚洲棉”的农户并不少见,广州城内还出现了专门从事棉纺业的工匠。经济殷实的旅店,一到冬天,也可以用素白温暖的棉被招徕客人。只不过囿于技术的落后,这个行业想要“扩张”就困难重重。 

      棉衣棉被普及 纸衣纸被绝迹 

      棉纺技术瓶颈的解决,得益于宋末元初一个叫黄道婆的贫民女子,这个我们都在中学历史课本中学过,她改良技术的诸多成就,我们也不必多说,一句话,经过她的努力,棉织品可以像丝织品一样批量生产了,而且“颜值”越来越高。黄道婆的成就并非凭空而来,有前人大量的积累,遗憾的是,古代文献对于技术进步的过程总是略略几笔带过,这个被誉为“古代纺织第一人”的贫民女子,真实姓名都没留下来,“黄道婆”之称只是因为她逃难时曾在道观居住而已,至于一点点积累技术的大量前人(其中就有广州城里的一代代棉织工匠),更淹没在历史的烟尘中。但正是这些没有留下姓名的小人物,带来了真正的变革与进步;史籍中“凡棉布御寒,贵贱同之”的记载,其实是对这些小人物的无声赞美。 

      据史料记载,从元初开始,“亚洲棉”逐渐北上,遍及大江南北。此后,官方开始以棉衣取代麻衣,为穷人送温暖。此外,牢里的犯人也沾了光,大德年间(1297~1307),官府开始发放棉衣、棉被,让他们安然过冬。在棉衣、棉被极其稀罕的年代,穷人都时不时要盖纸被,囚犯过冬就更难了,棉衣、棉被的确大大改善了他们的处境。一条互通有无、包容开放的“海上丝路”带来的改变,就这样深入人们的生活,不露痕迹却又扎扎实实地造福我们的祖先。 

      (注:本文参考了《元代植棉研究》等资料。)

      采写/记者 王月华 


    阅读全文
  • 9月22日,秋分。

    虽然白天仍然不时头顶烈日,但是夜晚渐有凉意,已经很多朋友晚上睡觉都不用开空调了。

    一场秋雨一场凉。季节变化对儿童、老人以及体弱多病的人有明显的的影响。口干、咽干、大便难解以及睡眠差等问题频现。

    对于大部分敏感人群来说,这段时间最重要的是保护好脆弱的呼吸道。首先,要学会保暖,保暖并不是单纯的体现在衣服的厚度上,而是要保护好重点部位,如头颈等。

    在饮食方面,中医理念讲的是七分养阴润肺、两分补气调脾、一分祛暑湿。所以,在食药同源的药材方面,可以选择太子参、党参、白术、山药、黄精等,补气润肺,又比较温和。而同时使用玉竹、沙参、木棉花等,又可润燥清热消暑湿。需要注意的是,脾胃不好的人一定要适量加陈皮或者砂仁等调脾之品。


    食谱推荐

    陈皮蒸鲍鱼片 

    在食疗的角度而言,鲍鱼养阴,适合这个季节食用。这次推荐以上佳的陈皮共烹,鸡油起到画龙点睛之举。

    材料 

    鲜鲍鱼8只,陈皮4分1块,姜丝20克,鸡油少许。银芽、盐、生抽、米花生油、生粉各适量。

    做法 

    鲍鱼起肉后去除肠等杂质,切薄片,再用清水冲洗干净备用;陈皮以温水泡软切丝备用。鲍鱼片以陈皮丝和适量盐、生抽、花生油、生粉拌匀腌制片刻,银芽飞水后上碟,将蒸熟的鲍鱼片放在银芽上,淋上少许鸡油即成。

    陈皮胡椒鱼肠焗蛋

    材料:

    鸡蛋4个,芋头50克,鲩鱼肠2副,陈皮丝10条,葱花5克,陈皮粉和麻油各少许,盐、胡椒粉、花生油各适量。

    做法:

    芋头切粒炸香备用;清水下少许盐和胡椒粉把洗净的鱼肠飞水备用;鸡蛋打散,下少许盐、胡椒粉和麻油调味,下芋头粒和鱼肠,加入陈皮丝和陈皮粉轻轻拌匀备用。烧热铁板(或不粘锅),下适量花生油,顺着铁板边倒入蛋液,注意鱼肠要均匀分布,盖上锅盖以中火焗10分钟,期间要不时转动铁板使其受热均匀,起锅前再次撒上胡椒粉和葱花,最后焗30秒即成。


    沙参玉竹煲乌鸡 

    主要功效:清热养阴、润肺止咳

    材料:北沙参10g、玉竹10g、乌鸡半只、枸杞5g、淮山20g、生姜适量(3-4人量)。

    烹调方法:

    乌鸡劏洗干净,切块后汆水去掉血污,其余药食材洗净备用,在瓦煲中放入2L清水,所有药食材一同放入瓦煲,武火煲开后改文火继续煲1小时,最后调味食用。


    白术健脾汤

    主要功效:健脾祛湿

    材料:

    白术15g,太子参 10g,芡实10g,陈皮一小角,瘦肉50g(1人量)

    制作方法: 

    瘦肉切片。把白术、太子参、芡实、陈皮放入汤煲中加水500ml,大火煮开后转小火煲约半小时。再加入瘦肉片稍滚10分钟,加入适量盐调味即可。


    双花茯莲安神汤

    主要功效:疏肝理气、祛湿健脾、养心安神

    材料:

    玫瑰花15小朵、木棉花3大朵、茯苓30克、白湘莲30克、瘦肉150克(2-3人量)

    烹调方法:

    木棉花、玫瑰花用水洗净后备用,白湘莲去芯,茯苓洗净后浸泡,瘦肉洗净切大块,在瓦煲内加入清水2000ml,将白湘莲、茯苓、木棉花一起放入煲内,大火烧开后改用转小火煲1小时,最后放入玫瑰花(装在煲汤包里),再微沸10分钟,加入盐调味即可饮用。



    阅读全文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