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站点
> 广州的醒狮始于明朝初年
详细内容

广州的醒狮始于明朝初年

时间:2020-08-13     人气:25     来源:中共广州市委党史文献研究室     作者:admin
概述:中国的舞狮,分北狮舞和南狮舞两大类型,狮子的造型也南北各异,舞法也不相同。 广州的醒狮,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南狮舞。南狮舞的出现,据说始于明朝初年。......

中国的舞狮,分北狮舞和南狮舞两大类型,狮子的造型也南北各异,舞法也不相同。

广州的醒狮,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南狮舞。南狮舞的出现,据说始于明朝初年。那时粤地出现了一头肉翅虎,此兽翅如蝙蝠,飞而食邪心人肉,它的皮可以辟百鬼百蠹。粤俗迷信,凡能保家宅保平安的东西,都视之为吉祥之物,因此,人们仿造此兽形象,在节日中舞动它,以告四方生灵,不要给黎民百姓带来灾难。后来,人们考究其实,原来这称之为肉翅虎的,是文殊菩萨坐骑下的狮子,因其鬣毛过肩,并且毛色与身体颜色相同,奔跑时鬣毛扬起如蝙蝠翅的缘故。

另一种说法认为“醒狮”活动起源于明朝末年,最初狮舞是表现武术馆的尚武精神,到了清朝中叶,在两广地区已经广泛流行以吉庆为主的狮舞活动。当时广州三元里和泮塘的“狮子”最具特色。据说过去广州的狮舞亦多源于这两个地方。

广州醒狮的造型有自己的演变过程。

清朝光绪十六年(1890),在广州浮丘井旁边(现在中山七路)兴建的名闻中外的陈氏书院陈家祠的甍饰上,就有一头狮子。这头狮子目圆口大,高额隆鼻,獠牙外露,眉骨外撑,鬣毛罩面,身披鳞状毛块,四肢粗壮有力,体态生动,乍看凶猛,细审慈祥。最令人注目的是这头狮子头顶上只有一个肉瘤,但无角。

现在广州的醒狮,头上是有角的,这是一个非常独特的造型,名为“狮子”,实为不像狮子,不像犀牛,不像麒麟,不像虎豹的“四不像”。

关于这独角狮子,佛山传说,在明朝初年,有头独角怪兽出现在佛山,害人害物,人们不得安宁。后来,有人想了个办法,以兽治兽,做了一头竹编纸糊的头上也长独角的狮子,并且敲锣打鼓大放鞭炮,把怪兽吓跑了。从此,便把独角狮子作为辟邪消灾的吉祥物云云。

其实,粤俗好斗。舞狮活动在民间广泛开展,形成了许多门派,直接的狮子冲突就时有发生,狮头撞狮头的打斗就在许多冲突的场面上出现了。所以,像舞狮的老师傅所说:“要在獅头上安一个角,初时还是用铁造的呢!”这样,一种铁角、青鼻、獠牙、牙刷须(短髯)的打斗型狮子出现了,广州人称这种狮子为“张飞狮”,又叫“武狮”。

后来,这个角,就成为南方狮的一种装饰物了。广州的醒狮,其形象还有小异,一般都是以狮头的图案设计而有所分别,比如额头、脸面、面颊()、舌头、胡须等的着色和图案不同,分别有关刀纹、旋纹、如意纹(采用佛教的纹饰)等,因而也分别称为刘备狮(也叫做文狮)、关公狮(属武狮一类)、张飞狮等,此外,还有金狮、彩狮、虎斑狮,或者鹤()装狮、()港装狮等,其名称之多,不胜枚举。

广州的醒狮,可以说是神态各异,舞态多姿。“配以象征狮吼和风雷之声的大鼓、厚锣、响钹,随着乐声起伏,把狮子从酣睡到奋起的神态举止,喜怒哀乐表现得淋漓尽致。

醒狮造型套路很多:起势、常态、奋起、疑进、抓痒、迎宾、施礼、惊跃、审视、酣睡、出洞、发威、过山、上楼台,等等,无不神似,一句话,喜则欢而碎步,怒则仪态万千,哀则闭睛稳步,乐则跃而跨步。这就是南狮重“意”的舞法。它讲究桥马,善于抽象传神。就步法来说,有碎步、马步、弓步、虚步、行步、探步、插步、麒麟步和内外转身摆脚等。而所有的步法,常常融会在一个“舞”中,这种“舞”一般体现在采青的狮舞中,因此,采青成为狮舞活动中最精彩的高潮。另外,民间的舞狮活动,创造了许多新颖的舞姿,比如:高台莲花舞、花篮青舞、步步高舞、桥底咬青舞、狮子出洞舞、高台群狮舞、狮子跃龙门舞、双狮扑青舞等,花样繁多,不一一尽列。

凡新狮初舞,按照传统的行规,要进行一个庄重的仪式,叫做“开光点眼”。这仪式的举行是很严肃的。开始,要焚香、洒酒。同时敬请一位德高望重又上有双亲下有子孙齐全的人,执行“点睛”。此人在向天地敬酒(洒酒)之后,向东南方向肃敬三鞠躬礼,这时,鞭炮齐鸣,鼓乐四起,大头佛于是舞跳在狮子周围,用柚子叶或黄皮叶(民间认为这些叶,可以祛除邪气)为新狮打扫全身。据说,这是给新狮以吉祥之气、播福之力,就是说给新狮以生命之源。然后,再把这些叶插在它的角旁,并用丝带为它的角装饰一番,这叫做“簪花挂红”。之后,鸣鼓杀鸡,滴鸡血于盆中举天以示。点睛的人手执新笔,神态严肃,步履庄重,行至狮子头前。此时,全场鸦雀无声,一派严肃的气氛达到极点。只见那人躬身狮前,眼定,手定,在狮子的右眼上点上一笔,又在左眼上点上一笔,立时,全场欢腾,鼓声雷鸣,锣鼓大响,瞬间,新狮在地上蠕动,蓦然腾起,在欢声笑语中,舞动它那美妙的身姿。


来源:中共广州市委党史文献研究室

(声明:凡转载文章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谢谢!)
  • 粤语地区,特别是在珠江三角洲各乡镇,小孩子见到自己所尊敬的老妇人,恒以敬仰神态呼之为“白”。由于声音极为接近“伯”音,外地来粤的人,偶一听之,常误为“伯”,于是产生疑问。怎么称老妇人为“伯”呢?其实乃“白”音。

    这个“白”音称呼,含一种极为崇敬之意,比之呼“阿婆”还要尊崇。过去,大家庭中常见四代同堂,孙子对老祖母呼之为阿鸃或阿婆。比阿鸃位置更高,即是对老祖父的母亲(曾祖母)或对老祖母的母亲(外曾祖母),才呼之为“白”;有时加上一个“阿”字或“老”字,呼为“阿白”或“老白”。亲属中,比“伯婆”、“叔婆”更尊的老妇人,小孩亦呼之为“阿白”。对邻里亲友的最高辈数的老妇,小孩同样的呼之为“阿白”。若是有许多“阿白”,为着分别起见,习俗上常凭老妇人丈夫的排行次序,多加一数字,呼之为“二白”、“三白”、“五白”等。这个称号有别于中原地区。中原一带只有“老太太”、“老奶奶”、“姥姥”或“老祖儿”、“老祖宗”,未闻有呼之为“阿白”、“老白”。

    这个(白)的称呼究竟是怎样来的?

    在广西壮族地区,从唐代或唐代以前,就形成一种古壮族方块字传下来。其中有两个字颇值得我们注意:一个写为“女巴”,一个写为“女把”。这两字均用一个汉字于左边作为形符,用另一个汉字放在右边作为声符。第一个“女巴”,读音近似粤音“巴”,乃专指妇女。第二个“女把”,读音近似粤音“把,乃伯母之称谓。两字的形符均作“女”。

    母系氏族社会时期,氏族内部有简单辈分之分,并无亲戚旁支的繁琐称谓,这可以从现代残存于世界上的一些原始部落中找到证明。当时的社会以妇女为中心,她们既掌管氏族群体公共事务,又勤于劳作,保证群体生活资料的供应,同时并照料整个群体所有的小孩。原始母系氏族社会中的女性长辈,赢得整个氏族晚辈的尊崇,这是很自然的。

    我们再考察广州从化县吕田区“本地人”群体。这个群体仍保留着古粤人一些遗风,语言中仍残留着一些古南越语音及词汇。儿女称母亲为aa(接近粤音方言“阿白”)或〔pa(白)。他们称曾祖母为〔ap′akp′〕(接近粤音方言“阿白婆”)。a(阿)是“发语词”。p(婆),东汉《说文》已有此字,后来演变成为“婆”,乃从中原地区传播过来无疑。

    我们若把从化县吕田区本地人呼母亲为〔pa〕音,以及呼曾祖母为〔pa′kp′〕的〔p′ak〕音,跟那些与古南越族群语言有亲缘关系的古壮语,呼妇女为“女把”〔pa〕,相互对比,不难发现两者之间语音极为近似。以〔pa〕音尊称妇女长辈,在今天壮侗语系各语支中仍有不同程度的保留:傣语语支,称大姑妈、大舅母为pa〕。侗语对大姑妈和舅母亦为〔pa〕。水语称舅母和大姨妈亦为〔pa〕。这个〔pa〕与珠江三角洲粤语方音“白”〔pak〕虽不完全相同,但是相近。

    我们从今天广州地区和珠江三角洲各乡镇的小孩对曾祖母或老婆婆尊称为“阿白”〔apak〕,与从化县吕田区本地人呼曾祖母为〔ap′akp′〕(近似于粤语方音“阿白婆”)相比,可知这个“白”〔pak〕音与那个“白”〔p′ak〕音因时间地点不同,发音上遂有变异。我们再将广州地段这两个音(〔pak〕、〔p′ak〕与古壮族方块字“女把”〔pa〕,又跟壮侗语系中其他语支,傣语、侗语、水语的〔pa〕相对证,再作历史性的追溯,不难明了广州地区以及珠江三角洲小孩子尊称曾祖母或老妇人为“阿白”〔apak〕乃传承于古南越族群所传留下来的古越音。


    来源:中共广州市委党史文献研究室


    阅读全文
  • “(1941年)917日,惠爱中路(今中山五路)的市内其他地区发生炸弹爆炸‘事件’多起,死伤日、伪数十人。市内又几处发现炸弹,伪警连日实行水陆大搜查。”这是《广州百年大事记》记录的一段简要的史实。

    那是抗日战争年代,番禺八桂中学高中学生江志强,在广州沦陷时跟随老师、同学撤退至湖南省。国民党对江志强等一批有志抗日的青年,施以侦探、爆破等训练后,于1941年派他们潜赴广州市,任务是扰乱敌人后方,激发民众抗战热情。担任行动组长的江志强,是前清翰林、太史江孔殷的侄子,又是国民党广州市党部书记长江冷和国民党广州市前敌“密探”组长江秋帆的弟弟。江家兄弟当时均在广州进行隐蔽的抗日地下活动。江志强新婚不久,妻子陈少华便在行动组里担任交通员。他们积极地相互配合打击侵略者。

    江志强经拜把兄弟、律师范保齐的引荐,在广州市私立岭侨中学任教,作为职业掩护;妻子陈少华则由江志强的姐姐江惠瑶介绍,在下九路吴强华医生开设的助产学校学习。同组另一成员陈爱,则到当时日伪头目经常寻欢作乐的爱群大酒店当服务员。她擅唱粤曲,伪广东省省长陈耀祖爱听粤曲,常到该酒店听陈爱演唱,陈爱便利用这一机会刺探敌情。江惠瑶的丈夫任振华在太平南(今人民南路)开设了一家“任振华诊所”,颇有名气。该诊所是江志强等人的秘密联络点之一。

    1941年,是日敌活动非常嚣张的一年(这年底爆发太平洋战争);8月,日伪在中山纪念堂开了德、意等国承认伪国民政府的“庆祝大会”,汪精卫从南京飞到广州。汪氏兄弟分别奉国民党抗战当局之命加紧行动打击敌人。江冷在广州外围组织爆破队,得江秋帆之助,潜入广州市内搞爆炸十多次,均没成功,只有一次在三水县乐平附近歼灭了一支日伪武装特务,缴获电台一部。江志强则经过周密侦察和组织策划,决定在“九一八”东北沦陷十周年纪念前夕,也是日伪头目有重要活动的时期,在广州市搞一次大爆炸,目标是日伪军事机关、敌酋经常出入的场所。行动小组分头把炸弹、炸药秘密运入广州市。

    一切准备就绪,1941917日早上,一部装满木柴、内放定时炸弹的大板车,借口运往新华戏院对面的惠如茶楼,行至新华戏院门前便停了下来。当时的新华戏院是日伪头目开会、看戏的地方,不准中国人入内。定时炸弹原计划在当天下午一时、日伪头目在新华戏院开重要会议时爆炸。由于技术上的原因,炸弹提前在中午12时便爆炸了,一声巨响震动全市。日伪马上戒严,大队日伪宪警封锁道口,见人便搜查。这时,江志强正亲自用一个藤皮箱装着大炸弹,乘黄包车准备去炸大园酒家(在十三行,日伪头目聚会地点)。新华戏院门前炸弹的提前爆炸,打乱了他的计划,车到四牌楼(今解放中路),即遇到日伪包围搜查,见无路可逃,便毅然拉响炸弹,与敌人同归于尽。年仅20岁的江志强,当场牺牲。敌人在爆炸现场拼命查找,只找到一枚岭侨中学的钢质校章。

    就凭着这枚校章,日寇从岭侨中学入手,向师生逼出口供,然后开展大规模水陆搜捕。获悉江志强牺牲的消息后,陈少华立即赶到佛山,通知他的哥哥江孟强(国民大学毕业、也是国民党地下工作人员,混入敌营当了伪佛山自卫大队长),但已迟了,日伪已把他抓走。陈少华马上逃到南海县平洲乡。日伪在广州抓了陈爱,强迫她带路去平洲抓陈少华。陈少华及时走避,而另一组员陈婉芳被捕了。敌人先向她灌了两大桶水,然后再从平洲押回广州。这位姑娘宁死不屈,在渡船上,她借口小解,跳水逃跑,可是她身穿的“黑胶绸”衣服鼓起浮水,被日伪抓了回来;她试图撞柱自杀,没有成功;又脱下手上的金戒指,企图吞金自尽,也没成功。

    凶残的敌人,一面封锁消息,一面使出毒计:迫令江孟强、陈爱及其女佣,穿得整整齐齐,分别站在广州市西濠口码头和振记码头(今省总工会码头),由便衣特务监视着,凡与他(她)们三人打招呼的过路人,马上被跟踪逮捕。日伪宪警还冲进吴强华助产学校,抓走一批师生,同时,还抓了陈少华的父母。如是者,广州、佛山两地共抓了近400人,不少人遭到严刑拷打和杀害。江孟强、陈爱、陈婉芳,还有同组成员王翔虎、叶龙等,都被关在广州西区日敌宪兵队,受尽折磨,他们再也没有出来。据说有人看见,江孟强是在江佛公路上被砍头的。江惠瑶于事件发生后逃到香港,幸免于难.解放后她一直在广州医务界工作,1977年去美国定居。

    这个震动一时的广州市大爆炸事件,老广州人习惯称为“爆炸新华戏院事件”,其实,当天爆炸的还有大德戏院(日敌南支派遣军总司令部所在地)、惠爱路(今中山五路)、大新公司(日敌重要据点)、赤玉食堂(日敌军官专用饭堂)等处,共炸死炸伤日敌、汉奸数十人,给侵略者以沉重打击,广州市民无不拍手称快,也振奋了抗日民心。


    来源:中共广州市委党史文献研究室

       

    阅读全文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