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站点
> 粤语地区,怎么称老妇人为“伯”呢?
详细内容

粤语地区,怎么称老妇人为“伯”呢?

时间:2020-08-13     人气:30     来源:中共广州市委党史文献研究室     作者:admin
概述:粤语地区,特别是在珠江三角洲各乡镇,小孩子见到自己所尊敬的老妇人,恒以敬仰神态呼之为“白”。由于声音极为接近“伯”音,外地来粤的人,偶一听之,常误为“伯”,于是产生疑问。怎么称老妇人为“伯”呢?其实乃“白”音。......

粤语地区,特别是在珠江三角洲各乡镇,小孩子见到自己所尊敬的老妇人,恒以敬仰神态呼之为“白”。由于声音极为接近“伯”音,外地来粤的人,偶一听之,常误为“伯”,于是产生疑问。怎么称老妇人为“伯”呢?其实乃“白”音。

这个“白”音称呼,含一种极为崇敬之意,比之呼“阿婆”还要尊崇。过去,大家庭中常见四代同堂,孙子对老祖母呼之为阿鸃或阿婆。比阿鸃位置更高,即是对老祖父的母亲(曾祖母)或对老祖母的母亲(外曾祖母),才呼之为“白”;有时加上一个“阿”字或“老”字,呼为“阿白”或“老白”。亲属中,比“伯婆”、“叔婆”更尊的老妇人,小孩亦呼之为“阿白”。对邻里亲友的最高辈数的老妇,小孩同样的呼之为“阿白”。若是有许多“阿白”,为着分别起见,习俗上常凭老妇人丈夫的排行次序,多加一数字,呼之为“二白”、“三白”、“五白”等。这个称号有别于中原地区。中原一带只有“老太太”、“老奶奶”、“姥姥”或“老祖儿”、“老祖宗”,未闻有呼之为“阿白”、“老白”。

这个(白)的称呼究竟是怎样来的?

在广西壮族地区,从唐代或唐代以前,就形成一种古壮族方块字传下来。其中有两个字颇值得我们注意:一个写为“女巴”,一个写为“女把”。这两字均用一个汉字于左边作为形符,用另一个汉字放在右边作为声符。第一个“女巴”,读音近似粤音“巴”,乃专指妇女。第二个“女把”,读音近似粤音“把,乃伯母之称谓。两字的形符均作“女”。

母系氏族社会时期,氏族内部有简单辈分之分,并无亲戚旁支的繁琐称谓,这可以从现代残存于世界上的一些原始部落中找到证明。当时的社会以妇女为中心,她们既掌管氏族群体公共事务,又勤于劳作,保证群体生活资料的供应,同时并照料整个群体所有的小孩。原始母系氏族社会中的女性长辈,赢得整个氏族晚辈的尊崇,这是很自然的。

我们再考察广州从化县吕田区“本地人”群体。这个群体仍保留着古粤人一些遗风,语言中仍残留着一些古南越语音及词汇。儿女称母亲为aa(接近粤音方言“阿白”)或〔pa(白)。他们称曾祖母为〔ap′akp′〕(接近粤音方言“阿白婆”)。a(阿)是“发语词”。p(婆),东汉《说文》已有此字,后来演变成为“婆”,乃从中原地区传播过来无疑。

我们若把从化县吕田区本地人呼母亲为〔pa〕音,以及呼曾祖母为〔pa′kp′〕的〔p′ak〕音,跟那些与古南越族群语言有亲缘关系的古壮语,呼妇女为“女把”〔pa〕,相互对比,不难发现两者之间语音极为近似。以〔pa〕音尊称妇女长辈,在今天壮侗语系各语支中仍有不同程度的保留:傣语语支,称大姑妈、大舅母为pa〕。侗语对大姑妈和舅母亦为〔pa〕。水语称舅母和大姨妈亦为〔pa〕。这个〔pa〕与珠江三角洲粤语方音“白”〔pak〕虽不完全相同,但是相近。

我们从今天广州地区和珠江三角洲各乡镇的小孩对曾祖母或老婆婆尊称为“阿白”〔apak〕,与从化县吕田区本地人呼曾祖母为〔ap′akp′〕(近似于粤语方音“阿白婆”)相比,可知这个“白”〔pak〕音与那个“白”〔p′ak〕音因时间地点不同,发音上遂有变异。我们再将广州地段这两个音(〔pak〕、〔p′ak〕与古壮族方块字“女把”〔pa〕,又跟壮侗语系中其他语支,傣语、侗语、水语的〔pa〕相对证,再作历史性的追溯,不难明了广州地区以及珠江三角洲小孩子尊称曾祖母或老妇人为“阿白”〔apak〕乃传承于古南越族群所传留下来的古越音。


来源:中共广州市委党史文献研究室


(声明:凡转载文章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谢谢!)
  •   

    2020年广州艺术节8-9月演出排期

    注:疫情常态化防控期间,以上排期以实际演出为准。

    月份

    演出名称

    场馆

    演出时间

    场次

    8月

    日本剧团新感线 GEKI×CINE 系列戏剧影像

    《骷髅城之七人·月(下弦)》

    广州大剧院

    实验剧场

    8月2日

    1

    8月

    日本剧团新感线 GEKI×CINE 系列戏剧影像

    《骷髅城之七人》

    广州大剧院

    实验剧场

    8月2日

    1

    8月

    义乌婺剧《闹九江》

    江南大戏院

    8月8-9日

    2

    8月

    英国国家剧院现场

    安德鲁·斯科特主演戏剧《乐在当下》

    广州大剧院

    实验剧场

    8月9日

    1

    8月

    话剧《浮生记》

    13号剧院

    8月11-16日

    6

    8月

    舞剧《花木兰》

    广州大剧院

    歌剧厅

    8月12-13日

    2

    8月

    周末歌剧——中国民族歌剧精粹音乐会

    广州大剧院

    实验剧场

    8月14-15日

    2

    8月

    粤剧《目连救母》

    江南大剧院

    8月15-16日

    2

    8月

    歌舞晚会《与爱同行·我们在一起》

    广州歌舞剧院

    岭南剧场

    8月15-16日

    2

    8月

    微型杆动偶剧《回家路上》

    嘿皮匣子剧场

    8月15-16日

    4

    8月

    《小美人鱼》

    广东艺术剧院

    8月15-16日

    2

    8月

    杂技晚会《启航》

    广州杂技团

    第一剧院

    8月15-16日

    2

    8月

    马德里皇家歌剧院高清影像呈现

    歌剧《图兰朵》

    广州大剧院

    实验剧场

    8月16日

    1

    8月

    杨雪霏吉他独奏音乐会

    广州大剧院

    歌剧厅

    8月16日

    1

    8月

    大型杂技剧《战上海》

    广州大剧院

    歌剧厅

    8月18-19日

    2

    8月

    杂技晚会《走进经典》

    中山纪念堂

    8月19-20日

    2

    8月

    郎朗独奏音乐会 巴赫《哥德堡变奏曲》

    广州大剧院

    歌剧厅

    8月20日

    1

    8月

    陶身体剧场数位系列作品《9》《10》

    广州大剧院

    歌剧厅

    8月22-23日

    2

    8月

    英国国家剧院现场

    戏剧《议事录》

    广州大剧院

    实验剧场

    8月22日

    1

    8月

    音乐喜剧《恋爱吧人类》

    正佳开心麻花剧场

    8月21-25日

    6

    8月

    舞台剧《乌龙山伯爵》

    广州友谊剧院

    8月21、22、23、25日

    4

    8月

    英国皇家歌剧院高清影像呈现

    歌剧《唐·帕斯夸莱》

    广州大剧院

    实验剧场

    8月23日

    1

    8月

    广州蓓蕾艺术剧团

    大型儿童人偶歌舞剧《羊羊历险记》

    广州蓓蕾剧院

    8月29-30日

    4

    9月

    周末歌剧——民族歌剧《原野》

    广州大剧院

    实验剧场

    9月4-5日

    2

    9月

    大型多媒体亲子舞台剧《菠萝蜜奇遇记》

    黄埔区青少年宫风帆剧场

    9 月 5 日

    3

    9月

    英国国家剧院现场

    戏剧《小岛乱世情》

    广州大剧院

    实验剧场

    9月6日

    1

    9月

    新世纪音乐演奏会-《心灵梦境》交响音乐会

    星海音乐厅

    9月10日

    1

    9月

    舞剧《布兰诗歌》

    广州芭蕾舞剧院

    9月11-12日

    2

    9月

    音乐喜剧《求婚女王》

    正佳开心麻花剧场

    9月11-13日

    4

    9月

    国家京剧院《龙凤呈祥》《满江红》《凤还巢》

    广州大剧院

    歌剧厅

    9月11-13日

    3

    9月

    广州粤剧院《马福龙卖箭》

    广州大剧院

    歌剧厅

    9月14日

    1

    9月

    广州粤剧院《清水河畔》

    广州大剧院

    歌剧厅

    9月16日

    1

    来源: 广州市文化广电旅游局

    阅读全文
  • 广州“永汉路惨案”是广东国民党当局制造的一宗血案。发生地点在现越秀区北京路(当时称永汉路),时间是19311010

    1931918,日本帝国主义在中国东北发动了“九一八”事变。消息传来,广州爱国群众无不为之震怒,纷纷举行集会、游行,声讨和揭露日本帝国主义侵华的暴行,号召人们奋起抗日。社会各界的抗日救国组织纷纷成立,并在此基础上成立了“广东各界抗日救国大会”,作为广东抗日救国运动的统一组织。

    广大爱国群众还把抵制日货,对日经济绝交作为打击日本帝国主义的重要手段。广州学生抗日联合会组织爱国学生对市内专办日货的大商行进行调查、登记,令其自行封存,不得售卖。并发表劝告商民书,痛陈亡国之惨及号召实行对日经济绝交。各界群众也纷纷召开反日会议,议决停止购运日货入口,实行对日经济绝交,规定对日货不予起卸,不得运载,致使日货在广州的销路几近绝境。人民群众抗日救国的怒火燃遍了广州全城。

    当时,广州国民政府表面上也标榜所谓“抗日反蒋”。但是,他们为了扩大其地方实力,不顾全国抗日救国的激愤民情,暗地里派出外交要员到日本活动,以答应制止群众的抗日运动为条件,从日本购进大批军械。不少官员也上行下效,大发国难财。广州公安局永汉分局局长杜煊泰,在永汉路开设新世界洋货店,专卖日货。“九一八”事变后,仍不断贩卖日货,牟取暴利。

    19311010,新世界洋货店又购进大批日货拍卖。当天下午2时许,有一伤兵罗耀廷到该店购物,发现所售均是日货,倡言请该店将日货捡出焚毁。该店不允,遂发生口角。附近围观群众也纷纷指责新世界商店所为。一时间,群情汹涌,骂声不绝。永汉分局之警察闻讯前来,该店更有恃无恐,竟诬指罗耀廷抢掠货物。警察不问是非曲直,开枪向群众示威,继而把罗耀廷拘返永汉分局,诬以抢掠及扰乱秩序之罪。此时,适值广州市学生抗日运动联合会委员张寿林路经此地,见状后,以为被捕者是学生,即返会报告。广州市学生抗日运动联合会委员们闻讯,即全体奔赴永汉分局交涉,要求放人,这时,群众越聚越多,达2000余人。一部分人包围了新世界,把新世界的日货搬到永汉路中焚烧,其中一些学生还站出来向群众演说,宣传抵制日货之意义,“声嘶力竭,状极悲愤”。另一部分人则包围了永汉分局,愤怒谴责该局无理拘捕爱国群众,强烈要求释放被捕者。但永汉分局对广大群众的正当要求置之不理,并将铁门关闭。这种蛮横行径,更激起了群众之无比义愤,遂用石头、瓦片等物掷击该局,以示抗议。警察也以砖块还击。直至晚上11时许,广州市公安局派出大批保安队员,永汉分局警员在该局长杜煊泰的指挥下,分兵四路,向群众开枪扫射,并用枪把、木棒追击群众。北追至财厅,南追至天字码头,西追至维新路,东追至文德路。霎时之间,枪声阵阵,爱国群众多人倒在血泊之中,学生及民众100多人被捕,酿成骇人听闻之“永汉惨案”(因事情发生在1010,故又称“双十惨案”)。事后,警察又用箩筐把受难群众之尸首运走,实行毁尸灭迹,致使此次惨案伤亡群众这确实数字无从查悉。根据114广州市公安局呈广东省政府的一份文件,以及粤海关档案《各项事件传闻录》的记载,死者有张耀培、古载文、陈联三人,伤者有姚国桢、陈苏、马秀山等24人。

    翌日凌晨215分,2000多名群众自动联合起来,涌向太平沙十号二楼杜煊泰的住宅,要把他揪出来痛打。杜的家人纷纷从楼上掷下玻璃瓦器,封住前门。愤怒的群众遂改从后门冲了进去,“有呼打者,有呼杀者,愤激情形,莫与伦比”。国民党广州市公安局闻讯,即派出大批保安队人员前来弹压,群众才高呼口号而散。

    与此同时,全市学生抗日联合会、“中大”反日救国运动大会在中山大学召开紧急会议,与会学生愤怒控诉国民党警察屠杀爱国民众、镇压群众抗日运动的罪行,“多数学生,泣不成声”。会议议决于11日上午在中山大学操场召集各界群众大会,向国民党当局请愿,要求“克日将公安局长撤职严办,永汉分局局长及一切凶手枪决示众,以除家贼,而伸国法,而严饬军警切实保护爱国民众,保障以后不得再有同样事件发生,并克日拨款赔偿死难同胞与一切被伤者之药费,以慰死者,而救生者”。接着,中山大学反日救国运动大会发表宣言,提出抗议。

    11日晨,广州各界代表千余人齐集中山大学,奔赴广州国民政府请愿。请愿群众把遇害者的血衣七八件用竹竿揭示,沿途高呼口号,情景异常悲壮,见者无不为之动容。抵广州国民政府后,即推学生代表卢森、王子俊、李治平等人以及报界代表刘德明、机器工会代表朱敬上前递交请愿书。广东国民党政府要员汪精卫、萧佛成、邓泽如、孙科、陈济棠等人不得不出来接见,被迫作出四点答复:(1)公安局长陈庆云已引咎辞职;(2)组织特别法庭审判杜煊泰;(3)抚恤被难民众;(4)保障以后的民众运动。

    当天入夜以后,各校学生纷纷列队往市内繁华地点演说,其中一队学生,在财厅前五头灯柱下,展示杜煊泰夫妻的相片,向群众发表演说,宣传抗日救国,控诉当局镇压民众爱国抗日运动的暴行。“市民聚听者,甚为踊跃。”

    12日,广州国民政府宣布全市戒严,调遣大批军队把守广州各街衢要道,所有水陆来往人员以及车辆船舶,均要接受检查。尽管如此,仍无法控制事态之发展。当天上午9时,广州学生各界再次到广州国民政府请愿,重申枪决元凶杜煊泰等要求。正午12时,全市学生抗日联合会、广东机器工会、铁路工会、海员工会、广东全省抗日救国会等抗日团体在中山大学礼堂召开代表大会,议决组织广东各界“永汉惨案”后援会。

    12日凌晨2时许,被扣押在公安局的“永汉惨案”中屠杀民众之主犯杜煊泰、伍学扬、冯炽椿、江誉躌四人,串同监视犯人之侦缉员李和、陈芬,以及督查员李桂芬、黄子桑等四人潜逃。13日,杜“潜逃”消息传出,激起广州爱国群众公愤。广州全市学生抗日联合会立即召开会议,号召全体罢课。两天之内,广州市内各校先后实现罢课。与此同时,广州电力工会、自来水厂工会、铁路工会等工会工人也拟与学生采取一致行动,酝酿罢工。

    12日上午,广州国民政府宣布全市戒严,环绕广州国民政府各马路严加守卫。是日正午12时,中山大学、广东法科学院学生数百人到广州国民政府举行第二次大请愿,因受到军队的阻拦而不能进入。国民党的戒严部队控制了整个广州的局势之后,下午4时,特别法庭才开庭审讯。其时,凶犯早已潜逃,所谓开庭审讯,不过是继续欺骗群众的把戏而已。因此,开庭后两个多小时,仍未有犯人提出,于是,法庭向观审者宣布,“办公时间已过,改期明日再审”。第一次审讯就此草草收场。

    13日,全市学生抗日联合会议决实行罢课后,国民党广州市公安局即派出大批便衣及侦缉往各校“保护治安”。陈济棠也派出大批军队到电力厂、自来水厂、铁路局等附近屯驻,迫令各厂工人于工作时间满时,如未有人接班,不能离开工厂。14日,新接任广州市公安局局长的香翰屏在广州西瓜园召开新闻界招待会,声言:“如果人心不安定,对于言论界之报纸,亦须检查。”15日,广东教育厅召集各校长会议,责成各校长克日召学生返校上课。16日,广东省教育厅、广州市教育局分别发出通告,令学生停止罢课。市教育局还规定各种惩罚措施。由于国民党当局采取了上述一连串的压制手段,由“永汉惨案”而引起的广州各界爱国群众之怒潮才渐告平息。

     来源:中共广州市委党史文献研究室

    阅读全文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