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站点
> 90多岁的老龄人都出书了,你还在吝于提笔吗?
详细内容

90多岁的老龄人都出书了,你还在吝于提笔吗?

时间:2020-07-29     人气:55     来源:传世自传回忆录族谱     作者:阿古
概述:今天小编给大家介绍这样一位老人,老人名叫姚天钧,今年已经96岁,出版了3本书籍,《长寿老人姚天钧书法摄影集》、《人生》、《姚天钧学习笔记》,来记录自己的晚年生活。   他86岁登顶华山,88岁独游台湾,上海、西安、杭州、香港、澳门等地区也可见他的足迹,每到一处都拍照纪念,两次被评为“全国健康老人”,这些经历、阅历都传达出了他积极的人生态度,也丰富了他书籍的内涵韵味。......

96岁老人都出书了,你还在吝于提笔吗?

  今天小编给大家介绍这样一位老人,老人名叫姚天钧,今年已经96岁,出版了3本书籍,《长寿老人姚天钧书法摄影集》、《人生》、《姚天钧学习笔记》,来记录自己的晚年生活。

  他86岁登顶华山,88岁独游台湾,上海、西安、杭州、香港、澳门等地区也可见他的足迹,每到一处都拍照纪念,两次被评为“全国健康老人”,这些经历、阅历都传达出了他积极的人生态度,也丰富了他书籍的内涵韵味。


  作为一位老武汉,他更出名的还是用5年的时间走遍武汉,用镜头记录武汉的变迁,把自己作为一位武汉人的荣誉感体现的淋漓尽致,而在他的笔下,武汉也显得那么的美丽可爱。

  现在他住进了社会福利院,在这里他也没有闲着,积累了很多福利院生活素材,老人说他还要继续出版几本关于福利院生活的书。借用老人的一句话“在这里住得蛮好,活动样样有,人老了,思想可不能老”。

  姚天钧老人并不是什么写作高手或者作家,让人印象深刻的是他这种积极向上的生活态度,并且将生有作为、活有价值很好的展现出来。

  在生活中,像姚天钧这样的老人不止一个,他们都用出书来记录自己的人生感悟。而我们能够学到的、学会的也不仅仅只是面对生活的态度,还有这种如何面对生活、表达生活的方式,这个更值得我们学习思考,毕竟方法比想法更重要。就像对姚天钧老人来说,出书无疑就是非常正确,并且令他非常满意的一种方式。

  我们每天都会经历不同的事,看到不同的风景,像姚天钧老人一样提起笔记录下来,无疑会使自己的生活更加具有意义,不是说你出了一本书就有了一定的名誉,显得高大上一些,而是总要让自己的生活留点儿什么,不要说过去就过去,或者说是通过出书把自己的所思所想真实的呈现出来,不要让自己的想法停留在表面。


  所以不要吝于提笔,记录自己的生活,出一本自己的书!当然,如果需要出书可以找老年人圆梦工程,为自己的拳拳赤子心著书,让自己的回忆愈久弥香!

老年人圆梦工程成立于2018年,以提供代写回忆录、自传、家谱、拍摄纪录短片、口述历史片为主要服务,通过录音、记录、整理,最终为老人们奉上精美的图书和视频短片,甚至是微电影。据工作室的负责人古先生介绍,现在很多老人希望用书的方式反思和怀念自己的一生,给子孙后代、给社会留下属于自己的财富,而回忆录、自传、家谱都是很好的表达方式。


 

一生中,我们面临很多机遇

而这一次面对的是利己利族

利国利民的“老年人圆梦工程”

将与有情怀的专业团队合作

让我们将有益事业做成做好!

如果你也认同,请识别二维码或电话与我们联系。

古先生:13924164278


(声明:凡转载文章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谢谢!)
  • 增城的新塘镇,从清代以来,就是个繁华的地方。这里“外通海道,内接崇山,舟车辏幅,户口殷繁,实为水陆扼要之区”。今天的新塘,更多的因为它的“牛仔城”之名而广为人知。

      其实,除了念响了一本“生意经”之外,新塘还曾经孕育出一位伟大的哲人湛若水。传说父母祷于甘泉洞才生下湛若水,学者遂称之为“甘泉先生”。

      湛若水是我国明代中叶名声显赫的理学名臣,他青年时学习和继承了当时著名学者陈白沙的哲学思想,发展创立了自成一统的“随处体认天理”的哲学思想体系,后与王阳明日夕相与论学,名动京师。他的哲学思想在当今学术界仍产生着一定的影响。

     

    菊泉中学(原湛家大院)内的湛若水雕刻画。

      他还是声名远扬的教育大家。他打破了自宋朝以来宋儒理学僵化、禁锢思想界的局面,在湛若水的一生里,经他亲手创建的学院超过了50所,门下弟子有4000多人,其中不乏响当当的人物。

      他更是一个有趣的人物。不想当官,却在官场上浸淫了几十年,没有一刻不想解甲归田,却“身不由己”地一步步地做到礼、吏、兵三部尚书。

      他是一个学者型的官员,又是一个有着官家背景的学者。

    湛家大院现为菊泉中学,这棵古老的鸡蛋花树是现存不多的老宅遗物之一。

      湛若水一直活到95岁。他很好地贯彻了他推崇的“随处体认天理”的原则。他的一生,为他自己的哲学思想做出了最完美的范本。 

     

     

     家世寥落

     

      新塘人湛若水,出生于明成化二年(1466年)的秋天。那个时候,新塘还不叫新塘,而叫沙贝。

      那个小小的沙贝村和现在有些不一样:它前临东江,背依四望冈、担杆坳、石子,东有石岭,西有屏山,是一个突出江中、淤沙成陆的古海湾。

      湛若水的祖先,据说是显赫一时的官宦人家。但到了他这一辈,家世早已寥落。

      湛若水小时候没有表现出什么突出的天赋异禀,倒是因为家庭屡遭变故而显得有些“凝然若愚”。直到他14岁入学,16岁为文,入府学读书,湛若水才开始表现出某些特立独行之举。

      弘治五年(1492年),湛若水中举人,弘治七年(1494年),湛若水往学于江门,拜师于当时大名鼎鼎的陈白沙的门下。他的人生从此开始与众不同。

      拜师江门

      陈白沙,当朝著名的理学家、教育家、诗人和书法家。湛若水前来拜师时,陈白沙已经是67岁高龄的宗师,扬名中外,桃李满园。

      潜心苦读

      对这个由增江奔来的学子,陈白沙很有好感。详加询问后,便欣然同意收湛若水入门,不过,他要求湛若水排除一切杂念,专心学习。

      为表决心,湛若水烧掉上京会试的“路引”(证件),随之沐浴斋戒三日,才隆重地行拜师大礼随即在小庐冈下,碧玉楼边,独居一室,潜心苦读。

      湛若水在江门学习期间,不是长伏书斋苦读,而是以灵活机动的自学钻研为主。学生们可回家,可游览名山胜景,也可在日常生活中体察自然景象、风花雪月、世态人情,以求悟识高深的哲理。

      参悟哲理

      陈白沙很喜欢这个颇有灵气的学生,写了不少诗送与湛若水,希望他能自行参悟其中哲理。在陈白沙循循善诱下,湛若水学业精进,颇有所成。他渐渐参悟到,求知的途径上,主要是“体认天理”四个字。“体认”是研究,认识。但怎样求呢?似乎不够明确。

      在不断思考中,32岁那年,湛若水认识到要增加“随处”两字,“随处体认天理”——他的解释是:“吾之所谓随处云者,随心,随意,随身,随家,随国,随天下,盖随其所寂所感时耳。”又说:“吾之所随处体认天理者格物尔,”“格”是观察研究,“物者天理也”……“夫自然者,天之理也,理出于天然,故曰自然也。在勿忘勿助之间,胸中流出,而沛乎宇宙,丝毫无人力……盖自然文章。生于自然之心胸,自然之心胸,生于自然之学术,自然之学术,在于勿忘勿助之间,如日月之照,如云之行,如水之流,如天葩之发,红者自红,白者自白,形者自形,色者自色,孰安排是?孰作为是?是谓自然。”

     为师服丧

      弘治十二年(1499年),风烛残年的陈白沙,自感时日无多,他在《赠江门钓台诗》跋中写道:“达摩西来、传衣为信。江门钓台,病夫之衣钵也!今与民泽收管,将有无穷之祝。”古人师生之间,有传衣钵之说,而陈白沙将自己在江门河边钓鱼的石台作为衣钵传给湛若水,不拘一格,也相当风雅。第二年,陈白沙去世,湛若水为老师服丧3年。

      在湛若水的一生中,无论是做官还是做学问,对老师从不敢忘,他曾经在自己的老家新塘江畔建钓台,纪念陈白沙,并作讲学、憩息之所。晚间开办书院,每座书院中都供奉老师的画像,据说当年湛若水在白云山上,也有一所书院,书院内还有陈白沙的塑像,可惜今已不存。

      论学京师

      如果说,前往江门拜师之前的湛若水还是个游学执著于功名的少年,那么,从烧掉“路引”的那一刻起,这虚无缥缈的理想也随之灰飞烟灭了。

      无心仕途

      奉命科考

      继承陈白沙衣钵的湛若水已经38岁了,此时的他已经完全无心仕途,可是在封建社会,科举毕竟是人们心目中有无限吸引力光宗耀祖的道路,湛若水的母亲陈氏执著地认为“壮年居家,非事君之道”。所以,湛若水终于还是奉母命北上考试了。

      无心插柳的湛若水,从此展开了他无惊无险、堪称传奇的坦荡仕途。

      因为受当时国子监祭酒章懋赏识,湛若水先是留读于南京国子监。弘治十八年(1505年)上北京会考,其后,湛若水被封为翰林院庶吉士,从此离开广东,来到都城北京。

      湛若水在翰林院任职十年,最大的收获是结交了一班文人挚友,其中最重要的是与比他年轻六岁的王阳明的交往。当时已经声誉日隆的理学家王阳明在吏部讲学,两个人在京城一见如故,王阳明对别人说,我到北京二三十年,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人物。而湛若水也说:“泛观于四方,未见此人。”无论是王阳明还是湛若水,都把与彼此的相遇作为他们人生中的大事,从此两个人开始了长达二十几年的友谊。


      思想分歧

      感情浓厚

      湛若水以“随处体认天理”为宗,自称“阳明与吾言心不同,阳明所谓心,指方寸而言,吾之谓心者,体万物而不遗产也”。时称“王湛之学”,两个人经常在书信中辩论,又同时开办书院讲学,传授各自的哲学思想,双方切磋学术,互有攻守。

      事实上,湛若水和王阳明在思想上的分歧是非常大的,虽然两个人可以分庭抗礼,但关系却从未决裂,感情却日益浓厚,这在中国的学术史上并不多见。

    湛家大院所处的市头大街现还存有这种中西结合的古旧建筑。

      在此期间,湛若水还有机会畅游燕赵、讲学齐鲁,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仰观人文于上国”,浸润和吸收着中原文化的精华,湛若水的学问开始具有博大精深的涵养。

      湛若水还曾奉使往安南国册封安南王。归国时,婉谢安南王厚馈,安南国王赠之以诗,称“白沙之下更何人”。

      游历山林

      正德十年,湛若水的母亲去世了。湛若水得圣谕恩准,给假三年。

      正德十二年,湛若水本应回京复职,但是他继续向朝廷上疏,要求留乡养病,得到朝廷恩准。

      此后,湛若水在广东滞留了七年。这段生活,似乎比在京城显赫官宦生活更符合他人生的本意。除了著书讲学,就是四处游历,日子过得恬淡闲散又快活。在此期间,湛若水先后创办了好几所书院。其中有增城凤凰山的明诚书院,南海西樵山的云谷书院、大科书院。

      正德十二年(1517年),湛若水在西樵山的雷坛峰下烟霞洞前,筑室建书院,迁居其中,这里成了他在这一时期讲学的中心。湛若水还亲自制定了《大科训规》,训规贯穿了他“随处体认天理”的基本思想,也体现了书院的建置、管理以及教学内容、教学方法。

      湛若水教学要求十分严格,士子前来求学,先要让其在僧寺斋戒三日,然后才允许听讲。开讲前,学生要静坐片刻,聚精会神,再开始授课。

      重入翰林

      嘉靖元年(1522年),明世宗即位,湛若水再次被起用。湛若水结束归粤7年的山林生活,重新踏上仕途。

      经都御史吴廷举、朱节的推荐,湛若水复补翰林院编修,同修《武宗实录》。任期满之后,升任翰林院侍读。嘉靖三年,升任南京国子监祭酒。

      湛若水这次再度出仕一共16年。这16年里,他始终在南京供职,多次升迁,迭任南京吏部右侍郎、吏部左侍郎、礼部尚书、吏部尚书、兵部尚书。任南京吏部尚书时,湛若水已经是古稀老人,他三次上疏祈求致仕归田,不但没有获得批准,反而转任南京兵部尚书。

      嘉靖十九年,75岁的湛若水获准以“资政大夫,南京兵部尚书,奉敕参赞机务”衔致仕。至此,他终于结束了平稳畅顺的36载宦海生涯。这在世宗朝是少有的知遇。

     讲学名山

      为官十几载,湛若水并没有什么突出的政绩,倒是利用闲职之便,在著书讲学方面成绩斐然。

     著书讲学 

      他在国子监开讲院与诸生论学,他针对南京奢靡的俗尚,制定颁行丧葬之制,他筑观光观以集聚四方学士,他还在南京周围讲学,金陵新泉书院、江浦新江书院、扬州甘泉行窝、安徽九华山中华馆谷、婺源福山精舍都曾活跃着他的身影。由于求学人数徒增,以致要采用弟子间辗转相授的形式进行讲学。

    读岗公园,当年湛若水在此创办书院。

      致仕之后,无官一身轻的湛若水,更是专注于这一事业当中。75岁的湛若水结束宦途生活,从南京出发,沿东南山水一路游览讲学回到广州。回广州后,他在府第附近建“天关书院”讲学,天关原名铜关,因湛若水曾任吏部尚书,俗称“大官”,故人称天关为“天官里”。

      从此,湛若水专心于教育,到90岁的时候,他每次讲学之前,都让人抬着自己的棺材。 

     天关三皓

      在广州天关书院讲学时,湛若水已经70多岁了,而他的学生中有不少比他还年老的人,有一个老人,以77岁高龄好学不倦,因敬仰湛若水的道德文章而拜湛若水为师,湛若水深为他的好学精神所感动,尊称他为藤川丈人,并赠送一根用南岳四方竹制作的拐杖给他。

      三年后,湛若水的弟子中又多了两个八旬老翁,一个是82岁的黎养真,一个是81岁的黄慎斋,他们俩也都是年逾古稀的学生,三位老人被称为“天关三皓”。此事在广州学界一时被称为盛事。

      不久,湛若水的天关书院来了一位年龄更大的老者,人们以为是来访的尊长,以礼相待,老人自称姓简,102岁,因慕湛若水之名,前来执弟子之礼。湛若水赶紧出来相见,老人一见湛若水即下拜,湛若水扶起老人,以贵宾之礼待之。

      湛若水对几位布衣老人谦让有加,一时被传为佳话。后来一个画师有感于湛氏师生之间的情谊,就以湛若水和几个年逾古稀的学生切磋学问、师生同乐的情景画了一幅画,此事成为我国教育史上的一段趣闻。

      创办书院 

      综观湛若水这一生,创办书院50多所,有学生近4000人,俸余之资,皆以置馆田赡养四方学子。南京、江苏、安徽、湖南、福建等地多所书院受其捐助。

      讲学之迹,亦遍于江南各地,曾7次登南岳衡山设白沙书院会讲。在广州的白云、天关、小禺、上塘等,增城的甘泉、独岗、莲洞、明诚等,龙门的龙潭,西樵的大科、云谷、天阶,罗浮的朱明、青霞、天华,曲江的帽峰,英德的清溪、灵泉都有书院。

    湛若水当年倡导建成的新塘,如今的新塘外镇由此得名。

      

       策划:赵  洁

      撰文:金  叶

      摄影:黎旭阳

    阅读全文
  •   近日,不少地产中介传言广州地区各主要银行对于按揭贷款价格出现上调,不少有计划的购房者表示关注。羊城晚报记者通过现场走访和电话采访的形式采访了广州市内多家主要商业银行,包括四大行和主要股份制银行在内的多家银行纷纷表示,目前广州地区房贷政策和利率均没有调整。

      走访调查结果显示,当前,包括工行、农行、中行、建行这四大国有大行执行的首套房贷上浮利率都为LPR+40个基点,以及二套房贷上浮利率都为LPR+60个基点。这意味着四大银行的首套房利率以及二套房利率并未见明显变化。

      平安、广发、民生等银行广州分行相关负责人也向记者表示,其目前执行的首套房贷利率与二季度末持平。此外,招商银行广州分行方面也表示,其首套房贷上浮利率以及二套房贷上浮利率与四大银行所执行的利率一样。

      公开报道显示,今年5月,广州地区首套房贷利率曾出现一波“下调潮”,包括交行、中信、平安、华夏、渣打等银行曾下调首套房贷利率,例如,平安银行广州分行由LPR+54个基点下降至LPR+35个基点。不过目前,大部分银行执行的LPR加点数与彼时保持一致。

      值得留意的是,中国人民银行发布房贷利率新规,新发放商贷利率以最近一个月相应期限的LPR为定价基准加点形成。此后,房贷利率的定价逐渐由“基准利率(4.9%)的上下浮动”向“LPR加点”转变。按照7月20日公布的最新LPR报价,5年期LPR为4.65%。

      某国有大行广东省分行个贷部负责人告诉记者,近期房贷额度确实较二季度有所收紧,放款周期相对拉长,“但总体看还是比较平稳,近期房贷利率没有调整的计划。”上述有关银行人士表示广州地区有购房计划的市民不用太过担心会有房贷利率上调的影响,从实际出发在可承受的范围内合理贷款,购买自己心仪的住房。

    阅读全文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