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站点
> 广东省19家单位承担38个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中国集训基地
详细内容

广东省19家单位承担38个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中国集训基地

时间:2021-07-08     人气:288     来源:南方都市报     作者:admin
概述:......

南都讯 记者程小妹 通讯员 粤仁宣 近日,国家人社部公布,经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中国组委会研究,确定在全国245家单位设立346个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中国集训基地,其中广东省19家单位承担38个中国集训基地,涵盖世界技能大赛全部6个大类,集训基地比上届增加5个,总数再创新高。

  据介绍,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新增工业设计技术、机器人系统集成等9个新项目,广东省承担了其中7个项目的中国集训基地,这些项目多属于先进制造业、高新技术产业,与广东战略性产业发展高度契合,也充分彰显了广东省加快构建现代产业体系、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坚定决心和强大实力。

  

  在往届世界技能大赛中,电子技术、工业控制、工业机械装调、CAD机械设计等4个项目的全国集中阶段性考核于广东举行。

  在去年12月举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一届职业技能大赛上,广东参赛选手成绩优异,共有97名选手入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59个项目的国家集训队,排名全国第一。

  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将于2022年10月在中国上海举行。接下来,广东将抓好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备战参赛工作,为国家培养选拔更多优秀参赛选手,力争取得更优异成绩。

  据介绍,在强化科学集训方面,广东将结合项目特点和选手综合能力分析,科学制定集训方案并落实,实现集训与世赛精准对接;以高仿真训练为重要手段,全面提升选手应变和适应能力。

(声明:凡转载文章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谢谢!)
  •  “明明当天还了充电宝,为什么押金一直不还给消费者,这是明显的乱扣费!”

      近日,有消费者向奥一新闻反映,其使用完 “速绿充电”共享充电宝后便马上归还,可押金却迟迟没有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市民反映

      归还充电宝后押金迟迟不给退

      6月27日,刘先生在深圳福田区新城市广场借了一个充电宝,押了100元押金。刘先生告诉奥一新闻记者,他使用了1小时6分20秒后归还充电宝并退了押金,截至发稿前,他已经等了10天,却依然没有收到退款的消息。

      “难道100元真的要打水漂了吗?明明只用了一个多小时,却要扣费100元,换成谁都接受不了。”刘先生回忆起借充电宝的场景,既愤怒又沮丧。

      

      记者了解到,“速绿充电”计费单位一般为30分钟,从租借时间起每24小时会设置封顶计费,单笔订单最多计费至100元,具体收费标准会根据租借地点不同而有所变化。刘先生所租借的充电宝收费策略为2分钟免费时长,3元一小时。

      据刘先生介绍,他于2021年6月27日11时43分在福田区新城市广场借出“速绿充电”充电宝,当日12时49分归还。据其订单详情显示,该笔消费订单在归还后属于正常交易状态,刘先生通过微信零钱方式支付了6元。

      刘先生表示——


    “我很少使用共享充电宝,除非出门在外手机没电又紧急的情况下才会租借充电宝,早知道就不借这个品牌的共享充电宝了。” 一般情况下,刘先生对共享充电宝的需求并不大,此笔订单完成后便申请退押金,怎料过了这么久“速绿充电”仍未退还。

      并非个例

      多人投诉速绿充电宝问题多

      类似充电宝租借乱收费、难以归还等现象屡见不鲜。奥一新闻记者在投诉平台查询发现,近年来,关于速绿共享充电宝的投诉并不少。记者于7月7日早上查询发现投诉量为9322条,下午查询时看到新增至9339条。

      不少消费者反映归还充电宝后仍在扣费,甚至还存在消费者不知情情况下被扣会员费等问题。


    @djiewjsbbdhdi :我已经归还了充电宝,但是订单依然显示我用了三天,自动扣费了100元。 @Trippin10:借个充电宝只用一次要求开会员就算了,还要那么贵。结果呢过了几个月才发现每个月一直在扣款…开会员不明确提醒消费者提示开通自动续费。合着我扣了三个月的钱什么都有用到什么服务也没有享受到。你们家充电宝又少基本上没有看到什么地方可以借的,请问收这么贵的费用,就是专门拿来骗我们这种不看账单明细的人吗?每个月偷偷摸摸的扣款这些人的款,租不租充电宝不是你们的正道,这种霸王式的隐形消费才是你们的主要收入吧。 @该撑到什么时候:七月二号早上就归还了,最多用了五六个小时。商家自己机器问题,导致没能归还成功。强制扣费100。速绿充电宝的电量充六个小时都不够的,我拿着四五天不归还干嘛?希望能尽早解决。

      令不少消费者感到气愤的不止是莫名其妙地扣款,还有“速绿充电”处理问题的态度。

      奥一新闻记者随机采访了使用过“速绿充电”的市民,不少市民表示,他们发现使用出现异常后联系“速绿充电”的客服,对方也只是机械性回答问题,并不能解决消费者反映的问题。

      “问题向上级反映,经技术部门核实后在规定时间内返还。”张女士说。

      “说什么都让我等待,实际上根本没人在解决我的问题。”瞿先生称。

      “客服态度敷衍对待,反映问题没有积极进展,客服一直不处理就一直在拖。”郭小姐也这样认为。

      记者调查

      “速绿充电”曾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单

      公开资料显示,速绿充电所属公司为海南掌上能量传媒有限公司。奥一新闻记者从天眼查获悉,该公司于2020年1月19日注册成立,注册资金10000万元人民币。2020年10月23日,该公司就因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联系,被澄迈县市场监督管理局列入经营异常名录。但在2020年12月1日,该公司变更登记后,申请移出。

      据最新的天眼风险提示,2021年4月13日,该公司的股东北京掌上能量科技有限公司的部分股权处于出质状态,出质股权数额为19.8,目前属于有效状态。

      记者在天眼查平台上看到,近年来,该公司的讨论区出现了多条关于共享充电宝的投诉。主要的讨论范围依然是“充电宝使用后恶意扣费”“速绿充电宝乱收费”“提现不成功”“投诉无人理”等问题。

      

      “速绿充电”客服回应

      奥一新闻记者了解到

      押金需消费者手动提现

      如果已经提现成功

      不同的支付方式到账时间也不一样

      正常情况下,零钱支付的,到账时间是0-3个工作日;储蓄卡支付的,到账时间是1-5个工作日;信用卡支付的,到账时间是1-7个工作日。但前提是,需确认消费者的结账日期查询个人已出账单还是未出账单。

      奇怪的是,刘先生距离提现时间已有10天,按道理,不管采用哪种方式,刘先生的100元也应该到账了。对此,奥一新闻记者联系了“速绿充电”的客服,客服人员表示,根据刘先生的订单查询到提现并未成功,因此可以尝试重新提现。

      针对投诉平台上网友们关于其他问题的反映

      有网友质疑“速绿充电”充电桩质量差

      也有网友怀疑该企业的制作充电宝的技术不过关

      致使充电宝的识别功能失灵

      更有网友认为程序开发使用上也隐藏着不少的bug

      奥一新闻记者也向客服人员提出了疑问

      客服人员告诉奥一新闻记者,导致这些问题发生的原因有很多,无法一概而论。当记者提出能否请相关负责人分析缘由以及询问是否有对应的解决办法时,对方表示会将问题记录下来反映到上级部门。

      对于“速绿充电”存在的问题,奥一新闻记者将会持续关注。

      采写:奥一新闻记者 赖美弘

    阅读全文
  •  作为中国革命的重要策源地之一,广州具有着浓厚的革命文化,走出了一批保家卫国的战斗英雄。百年风雷激荡的红色记忆和革命精神,如今仍在这座英雄之城的热土上代代传承,历久弥新。

      为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一百周年,日前,由中共广州市委宣传部、广州市文化广电旅游局出品,广州芭蕾舞团倾力打造的原创芭蕾舞剧——《旗帜》,在广州大剧院首次公演。

      据悉,这是该剧在广州市文化广电旅游局举办的“百年辉煌”——广州市庆祝建党100周年百场舞台艺术精品展演巡演,以及“2021广州艺术季”开幕式中,作为优秀舞台艺术精品展开的首轮演出。舞台上,演员真情流露,舞台下,观众感动落泪。

      芭蕾舞剧《旗帜》以1927年广州起义为蓝本,将革命现实主义与革命浪漫主义融为一体,以芭蕾的舞蹈语汇抒发炙热的革命情怀,运用时空交错穿插的叙述手法,赋予历史新的艺术想象,传递出对未来的向往。剧中先烈们的亲情、友情、爱情内化于为国家和人民无私无畏、英勇献身的精神力量如同历史之镜,照见中国共产党人带领人民走过的苦难辉煌,彰显信仰之美、崇高之美、人性之美。

      

      

      剧照

      《旗帜》突破了芭蕾惯有的表达方式,对舞蹈语汇、舞台呈现等多方面做出大胆尝试。在独舞、双人舞、三人舞、群舞等不同形态的舞段编排上匠心独具,尤其是“女子伞舞”段落,运用了现代舞的创作思维,融入了中国古典舞元素中“力”和“气息”,突破了以古典芭蕾为基础的演员们的身体局限,展现出中国古典的韵律美,让江南女子的人物形象更鲜活,提高作品的美感。而张总指挥与妻子的双人舞则在多义性和延展性上扩充人物的色彩,呈现真实的人物、质朴的身体、浪漫的想象和细腻的情感。

      据悉,芭蕾舞剧《旗帜》的主创团队集结业内知名主创班底,横跨文学创作、音乐制作、舞美灯光、服装造型等多个行业的顶尖人士。由广州芭蕾舞团团长邹罡担任《旗帜》的艺术总监、总导演,还特邀原文化部艺术司司长于平教授担任编剧,著名舞蹈编导、国家一级导演王舸执导。此外,云集了打造出多部“文华大奖”高峰之作的青年作曲家杨帆、国家一级舞美设计师秦立运、国家一级灯光设计师任冬生、服装设计师崔晓东、造型设计师贾雷、声音设计师刘奕,以及范雷、柳雯、丁然等舞蹈编创优秀人才。

      舞剧给中国芭蕾舞剧带来新的创作思考

      广州芭蕾舞团这部年度力作,是如何创作出来的?台前幕后又付出了什么样的努力?南都记者采访了邹罡。

      记者:《旗帜》创作的初衷?

      邹罡:广州起义作为中国革命历史上著名的三大起义之一,又在广东本土有重要的历史地位。我们在选材的时候特别重视从历史事件出发,来表达现代人对革命英雄主义的崇敬和共产主义的信仰。

      记者:这次舞剧跟往常的舞剧有什么不一样吗?

      邹罡:从创作思维上来说,我们想借鉴一些现当代舞蹈的创作舞蹈环境和舞蹈元素,尤其是在当代舞和中国舞的元素的选材上,我们进行了大胆的突破。在古典芭蕾舞的语汇上,结合了中国舞的舞蹈语汇和动力韵律,创作出一种新型的芭蕾舞的表演形式。

      记者: 舞团大部分都是00后的年轻人,怎么去让他们更贴近历史人物,去理解故事?

      邹罡:舞团主要演员的平均年龄是二三十岁,群舞演员基本上都是我们的年轻一代,大概16岁到20岁之间。我们在选材之初,就让这些演员与博物馆的馆员直接交流。还有一个就是我们进行田野调查,包括党史学习,历史资料的搜集。我们也鼓励他们通过一些影视作品,包括文学作品,去体会英雄人物的内心,让这些年轻人有一个直观的感受,能够在舞台上塑造更完美的英雄形象。

      记者:这部剧的创作在业界的反响如何?

      邹罡:在创作这一部舞剧的时候,选择了国内顶级的创作团队,包括我们的编导、作曲、舞美、灯光设计、音响设计、服装设计都是曾经获得过文华大奖的创作团队。所以我们相信这部舞剧的推出能够在我们广州芭蕾舞剧乃至中国芭蕾舞剧的创作历史上能够奠定一定的历史地位,同时也带来一种新的创作思维的思考。

      采写:南都记者许晓蕾 实习生苏芷莹 通讯员鲁娃

    阅读全文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