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站点
> 广州城内的哪个展览里最多“牛”?“滇王与南越王”大展
详细内容

广州城内的哪个展览里最多“牛”?“滇王与南越王”大展

时间:2021-02-23     人气:240     来源:大洋网     作者:admin
概述:这个展览里,我们能看到铜立牛、铜牛头、镀锡铜牛头、立牛盖铜杯、立牛铜贮贝器、立牛铜伞盖、剽牛祭祀铜扣饰,还能看到猛虎袭牛铜枕、牛虎铜案(复制品)、四牛鎏金骑士铜贮贝器……......

剽牛祭祀铜扣饰

四牛鎏金骑士铜贮贝器

镀锡铜牛头

立牛铜贮贝器

大洋网讯 牛年新春,要说广州城内的哪个展览里最多“牛”,恐怕要算西汉南越王博物馆新张不久的“滇王与南越王”大展。

这个展览里,我们能看到铜立牛、铜牛头、镀锡铜牛头、立牛盖铜杯、立牛铜贮贝器、立牛铜伞盖、剽牛祭祀铜扣饰,还能看到猛虎袭牛铜枕、牛虎铜案(复制品)、四牛鎏金骑士铜贮贝器……不但件件精彩,而且许多堪称国宝。

古滇“牛文化”独具特色

这个展览为啥有这么多牛呢?西汉南越王博物馆的专家介绍,滇人热衷祭祀活动,尤以剽牛最具代表性。牛在古滇人的经济、社会和生活中扮演着重要角色,牛形的纹样被滇人视为财富和地位的象征。

在滇青铜器上,牛广泛出现于各种叙事装饰题材中,如放牧、赶集、祭祀、斗牛、剽牛、进贡等场面。此外,古代滇池区域气候温和,森林茂盛,水土丰饶,很适宜动物生长栖息,所以围捕虎鹿、猎杀奔鹿、虎牛搏斗等生猛场面就成了青铜器等器物上的常见造型,也从一个侧面说明这些活动在滇社会生活中的重要地位。这些丰富多彩的动物形象在此次展览中都看得到。但是,牛还是最多的。有学者研究,这是滇国文化中的普遍现象。如石寨山遗址出土的遗物中,有从一头牛到八头牛不等的贮贝器盖饰,牛的数量约占全部动物的30%,可见滇人有多爱牛。

在展览里,我们能看到四牛鎏金骑士铜贮贝器这样难得一见的珍品。西汉南越王博物馆的专家指出,贮贝器这种东西是云南最具特点的祭祀器物。贮贝器因出土时贮满了来自印度洋的海贝而得名,主要有铜鼓形、束腰桶形和盒形三种。一些贮贝器顶部的盖上铸造了内容丰富的形象,蕴涵了大量滇人的信息,令人沉醉。其实,它们就是滇人的大型存钱罐。

有学者指出,古滇国器物上的牛形象都是黄牛,在滇池区域的青铜器上还没有发现水牛的形象,估计当时当地还没有饲养水牛。就黄牛来说,好像品种或者来源也不太一样,一种体形较大,额部宽广、粗壮,额前有明显凹槽,两角较长、上翘,比如四牛鎏金骑士铜贮贝器上就是这一种,有人推断它们的品种可能和现在仍在云南南部有少量存留的印度野牛有亲缘关系。还有一种黄牛在器物上出现比较少,体形较小,两角较短且弯曲下垂,颈项上有突出的圆峰,可能是我国西北及中亚地区常见的“封牛”。

汉代滇国的畜牧业已经很发达,牲畜是当地作为贸易和贡赋与中原交流的重要物资。当地人还经常把牛头仿制在房屋的栏杆上作为财富的象征。这种对于牛的尊崇,在近现代我国西南部的许多地区仍有体现,当是古老风气的遗存。

与南越文化联系不少

这个展览将展至4月18日,由云南省博物馆、西汉南越王博物馆、广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南汉二陵博物馆)、南越王宫博物馆主办,昆明市晋宁区博物馆、云南李家山青铜器博物馆协办。从这一长串知名博物馆的名字就能猜到展品之精。

西汉南越王博物馆的专家介绍,1956年底,云南晋宁石寨山“滇王之印”被发现,印证了《史记》《汉书》中有关汉武帝“赐滇王王印”的记载,证明这里是滇王及其亲属的墓地,滇文化的大幕由此打开。而广州古称蕃禺,是南越国都城之所在,南越国共历5世93年。

据介绍,滇国与南越国之间直接或间接地存在着广泛而深刻的交往。专家介绍,许多滇国文化有着鲜明的百越民族文化特征:滇国青铜器上的滇人继承了古越人“椎髻文身”的传统,房屋模型扣饰形象反映了滇人居住于越式干栏建筑中。此次展览将西汉时期广州陶屋、南越王宫署遗址出土的“万岁”瓦当以及望柱等文物与滇国文物同场展示,让观众可以直观感受双方的关联。此外,铜鼓、羽人等越族特色器物或纹饰均在两地有所发现,可见滇国与南越国无论在地缘、族属还是文化上都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滇文化遗物迄今已出土上万件,以青铜器为大宗。此次展出的贮贝器、扣饰、立犬铜狼牙棒、手形銎铜戈等青铜器造型独特、装饰精巧,是艺术性和实用性高度结合的典范。西汉南越王博物馆馆长吴凌云说,通常青铜器纹样以平面线刻为主,但滇国出土青铜器很多以立体化造型来呈现生活化场景,达到了中国造型艺术的一个高峰。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卜松竹

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卜松竹、王维宣

(声明:凡转载文章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谢谢!)
  • 广东有三宝:陈皮、老姜、禾秆草。这些在外地朋友听来似乎不值钱的物件,到了老广这儿却是宝贝中的宝贝。别看陈皮长得有点着急,用它来烹饪,已成为广府人的传统习惯。在传统粤菜中,陈皮的地位是不可撼动的,药食两用、食养俱佳的养生之品。《中国药典》记载,陈皮可理气健脾,燥湿化痰。用于脘腹胀满、食少吐泻、咳嗽痰多。一道菜有了陈皮,风味凸显,与众不同。老广坚守着对陈皮的使用,并不断推陈出新。在东悦酒家里,就有一系列的陈皮珍馐可品味。

    一盅“陈皮黑蒜肉汁汤”是不少熟客的心头好。老陈皮、黑蒜都是养生“好手”,其香气不张扬,一如它们的功效一般平和,与瘦肉同炖,清新得很,尽管其貌不扬。“陈皮番茄”是一道开胃小吃,比起冰糖番茄,陈皮番茄多了一份健康。清甜多汁的番茄遇上甘咸清香的陈皮,不需盐和油,就能碰撞出意想不到的美味。新鲜多汁的番茄上铺着陈皮碎碎,搭配番茄的清爽,一口一块,回甘生津,食欲大开。


    “陈皮骨”是粤菜的经典,陈皮的香气渗入排骨中,混合的香气钻进口腔的每一个缝隙,外在酥脆可是肉却细嫩,咬开香酥的骨肉,油腻感大大减少,老少咸宜;“酥炸陈皮九肚鱼”,师傅只选用九肚鱼中间一段,裹上粉皮粉与炸粉,美味出锅表皮酥香卜卜脆,白皙细腻大鲜鱼滑入嘴中,犹如嫩豆腐般嫩滑。外酥里嫩,陈皮与鱼肉鲜香交融,两种口感交融在一起。压轴的“古法陈皮烧鹅”不容小觑,师傅将陈皮、八角、桂皮、茴香、香叶、甘草、香果、姜、干沙姜片等多种食材磨成粉,再制成酱料,用来腌制烧鹅,最后放进炉中烤制。新鲜出炉的烧鹅滋味醇厚,肉香味中夹杂着陈皮香味。

    广州日报全媒体文字记者:曾繁莹
    广州日报全媒体视频记者:曾繁莹
    广州日报全媒体编辑麦晓颖

    阅读全文
  • 大洋网讯 番禺是广东音乐发祥地之一,钟村则是重要的粤剧粤曲之乡。

    现任中国当代艺术协会副主席的卢国尧扎根钟村,为本土音乐文化传承耕耘半个多世纪,创办钟韵乐社阶梯式培养了一批又一批人才,日前荣膺2020年“羊城新乡贤”。他说:“我已经老了,文艺还需继续传承下去,特别是老祖宗留传下来的那些艺术魂宝,不能在我们手上失传断送。”

    钟情粤曲,创作连年不断

    成长于20世纪50年代农村的卢国尧,经历过文化生活匮乏的时代。青少年时代,他经常收听广播,接触到广东音乐粤剧粤曲,深深被这传统艺术所吸引,便与音乐戏曲结下了不解之缘。之后,他苦学高胡演奏技巧,开始了属于自己的粤剧曲艺人生。

    长期以来,卢国尧潜心创作。他深知艺术来源于生活,服务于生活。在30余年的基层工作中,他多次放弃晋升机会,以便让自己有更多机会贴近群众、体验生活,连年不断创作更多有时代气息的新作品。他创作了一大批曲艺精品,其中广东音乐的代表作有《春满园》《水乡金秋》《翠坪夕照》《冬云》《禺山情》等,曲艺代表作有《育花人》《擒虎记》《道同斩元邦》《关天培血溅虎门》《赌穴葬娇魂》和小粤剧《辟邪冶鬼》《弥月》《白粉仔情缘》,还有少儿神话粤剧《八仙度禺山》等近百件精品力作,多次获省、市大赛殊荣。

    1996年,卢国尧主编出版《粤曲汇编》,开创了广东省粤曲工具书出版的先河。卢国尧享受政府特殊津贴,其传略被收入《中国曲艺大辞典》《盛世中华》《世界名人录》等辞书。他领导的钟村镇文化站先后荣获“中国曲协创作基地”、“广东省特级文化站”、“广东省(粤剧曲艺)之乡”、“省曲协活动中心”和“广州市文化先进镇”称号。

    2007年退休后,卢国尧退而不休,依然钟情于音乐戏曲文化,为振兴广东音乐、粤剧、曲艺,投身在这个文艺大舞台之中,继续发出光和热。他和音乐知音者协力于2012年创立广东音乐联谊会,填补广东音乐的项目空白;2013年,按省曲协要求开展送戏下乡活动,他带领省曲协活动中心,以钟韵乐社为骨干,送戏到顺德、中山、佛山、南海、广州等地,当选省曲协优秀惠民工作者;2014年,《卢国尧作品集》出版,《钟山之歌》《粤韵星辉》《钟韵艺苑》《卢国尧广东音乐新作品》共135万字,深受海内外侨胞喜爱;2016年,受番禺区文联的委托,番禺区音乐家协会组建成立,卢国尧担任协会主席......

    扎根本土,弘扬岭南文化

    钟韵乐社创办于20世纪70年代,卢国尧担任钟韵艺术团团长,40多年来持之以恒地开展广东音乐、粤剧、曲艺活动,长期训练辅导,通过参加各级的比赛和展演活动,阶梯式培养了一批又一批的人才,获得200多个奖项,演唱曲目屡在电台、电视台播放。钟韵乐社从名不见经传到小有名气,至今驰名广东及港澳地区。

    早在1996年,卢国尧和省、市专家一起在钟村镇举办了连续三届的广东民间乐社现场研讨会暨社困展演活动,其中2005年升级易名为“GOA·广东民间乐社论坛”,吸引广东、广西、香港、澳门等12个地区共40多个团队前来钟村参加戏曲交流展演晚会共18场,在国内外广负盛名。

    2002年至2017年,他在番禺市桥街、钟村街、石壁街等地举办多场广东音乐戏曲作品欣赏会,为家乡人民送来优质的视听盛宴,让大家感受到岭南优秀传统文化的独特魅力。

    他领导的钟韵乐社,不仅在弘扬广东音乐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而且在振兴曲艺方面也做出了很大贡献。乐社创作和表演的曲艺节目,既娱乐了群众,陶冶了性情,也成了珠江三角洲居民不可或缺小的精神寄托,钟韵乐社从而成为这一地区的模范“私伙局”。2008年,时任中国文联副主席、曲协副主席姜昆来广东调研,来到番禺钟韵乐社,他动情地说:“这种精神很感人,私伙局真是大公无私,广东音乐很迷人,钟村文化很感人!”

    传承曲艺,桃李满天下

    “我已经老了,文艺还需继续传承下去,特别是老祖宗留传下来的那些艺术魂宝,不能在我们手上失传断送。否则我们就成了罪人。因此,我必须尽己所能,多培养新人,让他们来挑大梁。”卢国尧大力培养新秀,不遗余力扶持新人。他一方面培养年青曲艺人员,一方面培养青年乐手,使钟韵乐社生机勃勃、人才辈出,先后输送李池湘、卢少环、区丽卿、陈杰汉等多名优秀人才进入专业戏曲团队。

    退休后,卢国尧将自家四楼腾出,设立了一个曲艺活动场所作为“广东省曲艺家协会活动中心”基地,每逢周三、六晚组织排练活动,培养了一大批青少年曲艺新人,在2008至2017年期间,每逢参加省、市的广东音乐或曲艺比赛均获金奖或银奖。

    为了进一步传承广东音乐,培养音乐新苗子,年逾古稀的卢国尧不辞劳苦,编写了广东音乐和粤曲小调教科书,到学校任教,传授乐理知识,指导学生学习二胡、阮琴等传统民族乐器,并组建了“韦弦民乐社”。为了让学生感受广东音乐魅力,他还搭建学习成果的展示平台,联合钟韵乐社、番禺民乐队与韦弦民乐社参加省、市音乐曲艺大赛、学校每年一度的艺术节和经常举办向社会、向家长汇报演出等一系列活动,吸引一批又一批家长和观众加入广东音乐粤曲爱好者队伍中去,“小手牵大手”既培育青少年学习曲艺,又牵动更多观众关注广东音乐,竭力弘扬传统文化。

    他出生在这片土地,成长于这片土地,钟情于这片土地。这片土地给予了他深厚的人文关怀,他为这片土地谱写了最美的乐章。

    文、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何道岚 通讯员穗文明

    阅读全文
  • 分享